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穿越王妃要升级 > 正文 第十一章 又被气着的凌王爷
    血灵草果然是个好东西,楚星月又连着敷用了两天,胸口上的伤口就已隐隐有了脱痂之势。
    春杏看着楚星月一天天的好起来,连脸上的笑容都多了些。
    今天,她又拿起装着乳白色药膏的瓷瓶为她上药,看着脱痂后伤口处隐现的红肉,还是心有余悸:“那些歹人该是有多凶狠才能下这么重的手,连御医都说了,小姐能活下命来或许是老天恩赐,不然以这样的伤,他人早就进阎罗殿了。”
    是啊!你家真正的小姐的确实已经进了阎罗殿。
    “只是不知道这么深的伤口会不会留下疤痕,小姐的身子如此洁白无瑕,若是落下了瑕疵可就可惜了。”春杏又忍不住嘀咕了一声。
    楚星月倒是想的很开,她本就来自现代,没那么多娇生惯养,身上磕碰几下留下点疤痕也不会觉得天都塌下来;可古代的女子不会这么想,总是想要好好地护着自己,哪怕是在脸上长个痘痘都像是世界末日。
    以免春杏继续嘀咕,楚星月赶紧扯开话题:“整整两天了,赵凌在做什么?”
    “王爷呀,他还不是跟以前一样可忙了。”春杏扬起明媚的笑脸:“先才还听书房那边伺候的小厮说今日王爷刚一下朝回府还没细喘两口气,就又被皇上召进宫了。”
    还真是忙成狗啊。
    楚星月的脸上露出漠不关心,跟着话题又一转,问春杏:“我让你联系煊王的人,你联系上了吗?”
    “早就联系上了,只是最近风声太紧,煊王的意思是要小姐你且等等,等过了这个风头,煊王会来亲自见小姐你的。”
    “风头?什么风头。”楚星月无聊的拨弄了下染着鲜艳凤仙花汁的指甲。
    春杏眨了眨亮晶晶的眼睛,道:“小姐还不知道吗?现在整个京城的人都在传,小姐你为了救王爷身受重伤,至今仍在府中养病;大伙儿都说,小姐和王爷夫妻情深、伉俪情切,简直就是一对情意深重的金童玉女。”
    ……金童玉女?楚星月的嘴角不受控制的抽了抽。
    赵凌那只孽畜可真会给自己的脸上贴金,连这样的谣言都能散布的出去。
    不对,她怎么觉得这里面有阴谋的味道。
    楚星月不安的转动着眼珠子,不怪她现在日日如惊弓之鸟,要怪就怪赵凌那厮在她这儿留下的印象实在是太坏。
    ……
    此刻,巍峨森森的深宫之中。
    位于皇城正东面的太极殿中龙涎香气袅袅浮来,如仙家云雾要人心存敬意,红墙金瓦的宫阙高大威严,宛若一只蜷缩着肉爪正在打盹儿的猛兽,光是静静地站着,便能感受到迎面而来的震慑与威压。
    昭和帝是位资质很平庸的帝王,年少时便承袭帝位,至今已经在那龙椅上坐了整整三十年,如今将要迈入知命之年,反倒更喜爱享乐。
    这不,一下早朝就招来了两个儿子,商量着想趁春日大好,去鹿骊山的猎宫狩猎。
    站在龙案下的赵凌看着坐在龙椅上精神尚好的帝王,依旧是眼神淡淡,神情之中并无多少父子之间的亲热与熟路。
    反倒是站在身边的七皇子熙王却是个嘴甜活泛的主儿,一听昭和帝想要春猎,激动的差点蹿起来,眨着一双溢满希冀的眼神看向昭和帝:“父皇,春猎的事儿您就交给儿臣吧,儿臣一定替您办的妥妥的。”
    看着向来活泼直率的七儿子,昭和帝的脸上也露出了慈爱的笑容:“就你这毛毛躁躁的性子,朕若是将此事交给你,你还不给朕折腾出乱七八糟的事情来,朕看还是让你三哥来吧。”
    说着,昭和帝就看向向来沉稳内敛的三儿子,他一共有九个儿子,每个儿子的性格都不一样;尤其是这个第三子,随着年纪渐长也越来越猜不到他心里在想什么,很多时候连他这个当父皇的都要忌惮着他。
    察觉到昭和帝投来的目光,赵凌规规矩矩的行礼:“父皇将春猎之事交给儿臣,儿臣定当全力去办。”
    “交给三哥也可以,反正我是要时时跟着三哥的。”
    “朕自然知道你是时时跟着你三哥,可你怎么连你三哥身上的半分沉稳之气都没学来?”
    被昭和帝数落,赵熙似乎早已习以为常,仗着自己是幼子,古灵精怪的就歪着脑袋,道:“父皇身边已经有三哥这么优秀的儿子,何须儿臣再学那些?儿臣只要学会在父皇面前尽孝、逗父皇开心就足够了。”
    虽说赵熙这话说的很不成体统,可昭和帝还是忍不住给幼子一个慈善的笑容,眼神中的纵容和宠爱当真是一点也不作假。
    如此父慈子孝的一幕实在是感人,可站在一边沉默的赵凌却像是个置身之外的外人,整个人冷冷清清,好像身边发生的任何事都跟他无关。
    从太极殿中走出来,赵熙就更像脱缰的野马围着赵凌转:“三哥,此次去猎宫我一定要猎一头狗熊给父皇看看,免得父皇总是数落我只会吃喝玩乐。”
    走出太极殿的赵凌整个人像是变了一样,脸上已经挂起了和煦的笑容:“难道父皇说错了吗?”
    “三哥你……”赵熙不满的嘟着嘴,刚准备甩了袖子故作生气的快步离开,可在抬头看见不远处娉婷走来的人影时却是一顿:“三哥,那个人来了。”
    赵凌听到这话,却是连头也不抬一下,脚步一转,却是朝着另一边的青阶走去。
    从头到尾,他都没有露出任何的不妥之色,好像从一开始就决定了要走这条距离宫门稍远一些的路。
    赵熙快步跟上去,两道身影很快就消失在重重宫阙的遮掩之中。
    婷婷纤影婀娜多姿的站在不远处,一身剪裁精致的宫装更是将那年轻美好的人儿装点的不食人间烟火。
    一旁身着浅粉色春衫的小宫女踮着脚尖朝着先才有人说话的地方张望了几番,稚嫩的脸上带着欢喜的笑:“娘娘,好像是凌王殿下和熙王殿下一起进宫了。”
    “适逢正值春日,草长莺飞、天高地阔,皇上召两位殿下进宫想必是为了春猎之事。”
    小宫女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些许洋洋自得:“那还不是娘娘您昨日对皇上说,宫里待的有些腻了,想要出去走走。娘娘虽进宫只有两年,但这恩宠却是谁也及不上的。”
    “这种话以后不准乱说。”
    被主子教训,小宫女虽听话,可还是忍不住嘀咕:“明明就是,娘娘生的如此貌美无双,又怎会不招皇上的喜爱?要奴婢说,只要现在娘娘再为皇上诞下一名小皇子,到时候恐怕连中宫皇后都不敢再小瞧了咱们。”
    小宫女是个性格活泛的,可她却不会因为眼前的一些恩宠而昏了头脑;要知道,帝王之爱堪比春风秋水,来的快去的也快;在这后宫之中,她从来就没见过一个后妃会因为自己的容貌之美而受宠一生的。
    “好了,盅里的补汤怕是要凉了,咱们快些给皇上送去吧。”
    ……
    出了宫门,赵凌就弃轿骑马,准备直接回凌王府。
    赵熙打着马缰追上,揣着小心问出心头的疑惑:“三哥,你刚才那么着急出宫,可是不愿见那个人?”
    赵凌淡淡的目光瞥过来:“你在胡说什么?”
    “我知道三哥你心里在想什么。”
    “那你知道什么?”
    赵熙被问住,垂着脑袋只敢偷偷的去看赵凌。
    赵凌最受不了这小子这幅样子,叹了口气,道:“外面的那些风言风语是说给庸人听的,傻子才会相信,我回府是有重要的事办。”
    赵熙乖觉的哦了一声,便将路让出来,看着三哥打马离开的潇洒身影,他却是有些迷糊的挠了挠头。
    “看三哥这样子的确像是没把那个人当回事,可若真不是为了那个人,三哥又是为什么娶了三嫂?要知道,三哥可是早就知道三嫂与大王兄纠缠不清的。难道真是因为圣旨?不可能的,以三哥的性格,若不是心甘情愿,谁也别想让他娶自己不喜欢的女人。”
    心里有一大堆问题堵在嗓子眼,让赵熙焦躁的就像一只被尿憋醒的小狗,哼哼唧唧的半天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而赵凌在回到凌王府后,竟是一改往日的习惯,没有回书房,倒是直接朝着飞羽院走去。
    飞羽院中,楚星月正热火朝天的指挥着春杏和院中的下人挖坑刨土,硬是将好好的前院折腾的面目全非。
    “小姐,你想吃樱桃让奴婢们出去给你买就是了,或者是让外面的果农给咱们王府送来,何必要大费周章的在这飞羽院中栽什么樱桃树;这事儿要是让王爷知道了,恐怕是会生气的。”
    春杏虽然嘴上抱怨着,可身体却是很忠诚的扶着一棵樱桃树看着楚星月拿着铁锨一锨一锨的埋土。
    楚星月正劳动的热血沸腾,听了春杏的抱怨,依旧热情不减:“你懂什么,自己种的才好吃,看你现在这么嫌弃,等将来樱桃结出来,你一颗都不准吃。”
    春杏立刻垮下来:“好小姐,奴婢知错还不行嘛,来来来,让奴婢抡铁锨吧,小姐你来扶着树。”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就在楚星月准备拿水桶给她刚栽种的樱桃树浇水时,一声低沉的男声从院门口传来。
    楚星月听着那熟悉的声音,立即抬头看过去。
    只见刚从宫里回来的赵凌身着暗紫色的皇子朝服,鬓若刀裁,眉若墨画,好一个要人眼前一亮的皇族贵胄。
    哎呦喂,今儿是哪阵邪风把这位爷给吹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