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神光冲霄 > 正文 第三百九十六章 赌战海龙号(二)
    没给赌友们放松休息的时间,第二轮随即开始,赌具是骰子,赌场派人摇盅,入围赌友依规据下注。?八一中文网≠≥≥.≥8≠1≠Z=≈.≥C≥O≈M
    规据是每注下限三百万,上限一亿,十数内下注,每人只限押一门,以输者付赢者,赢者以下注最高者独得彩金,若同则平分;违时者,以下限双倍赔付赢家。先赢一亿者入围第三战,取前十二名,余下者刷下。弃赛者扣六千万分与尚没有入围的赌友们,这将成为入围变数之一。若是连着三轮不下注,便当认输弃赛。
    狄冲霄看完赌规暗自点头,不愧是有名大赌场,不仅赌得有趣,还能实实在在地考验一个人的赌术、气魄、耐心与判断力。想了想,狄冲霄心下有了成算,对着莫敌做个请的手势,以示无意与他提前展开赌术对拼。
    碧玉心暗思狄大哥果然精灵,一招故作风范就避开此间最强者,只要莫敌不作鬼,这一轮的名额又不少,凭自己两人的手段不难入围,还能有更多时间磨练赌术。
    莫敌恰正担心狄冲霄与自己死磕,见状心安,回个承情的手势,开始凝静心神,准备听骰。
    比起李重福等人,真正的赌道高手都是在庄家数到最后一数时才下注,让人想跟风都跟不起来。莫敌自然也是如此,不过纯是为了面子,以他的身份哪有脸明着帮人作假。
    等到莫敌及几个赌道高手先后入围,狄冲霄笑了,向一直乱押的碧玉心打个眼色。两人每注一千万,每回押中同一门,均分彩金,轻松过关。
    高手有高手的本事,公子哥们有公子哥们的方法。及至赌道强手们入围,各个负责开道的手下们集体弃赛,赌金平均到余下参寒者手上,立时有近半达到入围资格,赌金最多的李重福安然进入第三轮。
    贵宾室里,菲莉眼看着三千金票被众人分走,气得直咬牙。然而她实属于非理智派赌徒,又掏出五千放在杜威尔第三轮败北上。
    正常来说,与运势较劲赌气的赌徒只会越输越惨,菲莉也不例外,狄冲霄顺利进到第六轮——赌王大战的最后一战。对手分别是碧玉心、莫敌与来自坚国的郭让。
    李重福与那些用歪点子的少爷们哪是真正赌中高人的对手,当着面出千都看不出来,输得稀里哗啦,先后出局。不过贵少们本就是前来搅局摸情况的,输了也不伤心,暗自盘算仆从一号到底是不是碧玉心亲自交到宣家手中的傀儡战兵,若是真的,宣家与百兵的关系怕是要有大变化了,要是合二为一,大华四大雕各霸一方的局面必然是要土崩瓦解了。
    狄冲霄没空管场外人都在想什么心思,坐到碧玉心对面,道:“没想到最后一场是打几圈麻将,大华国粹,对别国人似乎有点不公平啊。”
    郭让耸耸肩道:“杜威尔,我可没想到你能进入赌王决战,看来你的运气真不错。我从四岁起就看爷爷打麻将了,极上乘的赌具,可以说是世间少有的艺术杰作。”
    莫敌道:“看来两位对彼此还不太了解。老夫多嘴介绍一下,郭让,三十五岁,坚国人,名声不显,可自二十六岁出道以来,以世间赌术第一为目标,连败十余国、五十余位赌王,被赌王们称作毁王者。若老夫没猜错,你是冲老夫来的。”
    赌客们立时一片哗然,原来传说中的毁王者这么年轻,果然是人不可貌相。
    “完全正确。我的兴趣不在钱与名,是要做实际上的世间第一。虽说莫老你也将是本人的手下败将,但本人并不希望你是浪得虚名之辈。”郭让坐入椅中,神态悠闲。
    莫敌不置可否,接着道:“这位是杜威尔,父亲是大华人,母亲是兰芳国人,二十四岁,在大华以为被老千与被赌场设局骗财的人赌回财产为生,无论多少,一律收取本金的二成为酬劳。尽管没什么名气,口碑相当的好,以慈悲赌术自称,无一败绩。”
    赌客们轰笑一堂,什么赌术?好怪的名称。
    狄冲霄拍拍手道:“半点不错。说实话,我还是头一回以受害者名义对赌,既然你们想赢走玉心,那就是我的敌人。两位都是赌国前辈,本人为表敬意,就提前将这场对赌的结局说出来,玉心做为最大的受害者,将成为唯一的赢家,我们都不可能赢下任何一局。”
    莫敌、郭让愣了愣,随即狂笑,自出道至今还从没看过如此狂妄的人,就是信心满满的自己在和真正高手对赌时也是全神贯注,不敢有丝毫松懈,更不敢预说每一局都赢。
    狄冲霄起身面对众赌客,高叫:“各位,光看不赌不难受么?不妨来个局外之局,就赌我的预说会不会成真,一人只准押一门,赌大赌小随意,好不好?”
    看客们就算不是赌徒也都是些好事人,立刻怪叫成一片,弄得大厅热闹非凡。
    船主室,康岛道:“我喜欢这个张狂赌棍,赌王大赛还从没如此热闹过。来人,吩咐下去,替赌客们开赌局。另外替我下三百万压那小子胜。没大彩头可哄不起气氛。”
    卫家辉道:“是狂妄到过分,那两位可是出千的祖宗级人物,就算彼此不合作,他又能与仆从傀儡联手也绝不可能赢下每一局。嗯,也替我压三百万那小子胜,六百万才够份量嘛,今天光是抽头就已赚了很多,该给客人们一些回礼了。”
    一边的亲信护卫应声去了。到底是大赌场,很快就按着船主心思为局中局拟定规据:赢者以下注多寡分占输者下注彩金;最后下注时限是自赌局开始后的两局内,期间可以追加自己预先下的赌注,最高三倍;一人只能押一边。
    菲莉笑得极是开心,将最后财产全押到狄冲霄输上,一局不输明显是没可能的事嘛。米寒烟苦劝无用,只能下了一百万在狄冲霄赢上,要为亲如大姐的可怜人赚回些赌本。百花姐妹倒是没参加这场热闹,不是没钱了,实是对必赢的赌局没兴趣。
    郭让看看赌场公示的赌注清单,微笑调侃:“杜威尔,我若是你,早羞到回房睡觉了。”
    狄冲霄耸耸肩道:“两亿对一千六百万,是挺恐怖的,八成是公子哥们想借此打击我的心神,不过他们注定要做一回散财童子。开始吧,抽牌定位置,定庄家。”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惊呆了,不是二对二,这不是连最后一丝希望也放弃了么?
    莫敌两人虽是诧异,可不会反对有利提议。
    巡场人员见参战者皆没有异议,便拿出东南西北风,打乱码好。赌桌四人各拿了一张翻开,结果是狄冲霄与莫敌对座,下手是小玉,上手是郭让。
    众赌客纷纷低声议论,都觉着杜威尔的位置不好也不坏,固然拥有后手出牌优势且可以喂牌给小玉,但按和牌顺序,莫敌若是放炮,郭让可以抢和,也就是说,不用开始赌战,杜威尔已经算是输了六成。
    莫敌抽到东风,也就由他先做庄家开启赌局。
    听着嘈杂议论声,狄冲霄淡定如常,落座后洗牌,码牌,抓牌。与另三人不同的是,狄冲霄虽然也是打暗牌,可根本不用手摸牌,想打哪张打哪张。旁观赌客们不明白狄冲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狄冲霄是自知只要用上隐神神系神技“我衰敌更衰”,那无论打什么牌出去都是错,根本没看的必要。
    “碰。一条。”郭让收下狄冲霄打出的东风,打出一条,心中暗道运气还不错,起手就是混一色。
    狄冲霄顺手摸过一张牌,从左手边挑出一张打出去,翻开一看,是红中。
    “杠。一条。”莫敌心下得意,大三元,没出千就有这运气,实在是一个很好的开头。
    郭让摸到一张五筒,暗自得意,果然是要什么来什么,顺手打了七条。
    狄冲霄依旧不看,摸牌后随手打了一张,是西风,结果又被郭让碰了;摸牌再打,是张白板,被莫敌杠了。
    一来二去,坐在狄冲霄下手的碧玉心竟连摸一摸牌的机会都没有。
    众赌客看得唏嘘不已,杜威尔真是没事作死的典范,第一局就输定了。
    “七筒碰。一万。”郭让还没打过如此顺风的牌,心道再摸张九筒就和了。
    莫敌看着一万,心下狂喜,刚要揭牌喊和,惊见碧玉心伸手将一万拿了过去。碧玉心推倒牌,和了,牌很杂,番数也很小,可她是在莫敌上手,拦了。莫敌看得直皱眉,这要是杜威尔的赌术也太匪夷所思了,定是对手运气太好的缘故。
    郭让不仅是皱眉,还极为心痛,玉心的牌原本极小,可加上地和就不一样了,一下就赢了自己千多万。交付筹码后,饶是郭让先前赢了很多赌本也有些感到吃不消,更感特没面子,堂堂毁王者在第一局上连二十张牌都不到居然就放炮了,还是一炮千万的巨炮。
    百花姐妹捶桌大笑,深知除非能来个隐神神系幸运类神魂,否则没人能是狄哥哥那无敌衰运的对手。
    第二局,莫敌与郭让的起手牌一样很好,也收起些微轻敌之心,可依然在连碰连杠之后让极少摸牌的碧玉心成为最终赢家,就是放炮人成了狄冲霄,让郭让两人心里好受了些。
    狄冲霄悠然道:“两位前辈觉得慈悲赌术如何?弃战还得及,总比输光的强。”
    “年轻人,赌局才开始啊。”莫敌镇静依旧。这两局不过是抱着试探对手实力的想法在玩,心情丝毫没受影响,认定只要用上赌术,必可反败为胜。
    郭让也是同样想法,更因对手强劲而兴致倍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