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前世今生之繁画似锦 > 正文 第七十三章 告示求医
    清澈的表情僵了僵,缓缓放开了手,“我是清澈啊,姐姐你不记得我了吗?”
    疾步走到门口的安王听到里面的对话生生止住了脚步,孤冷的面容上好不容易有了一丝裂缝却在门口又覆上了一层冰霜,令这发冷的天气更加生寒。
    安王站在门口不进去,绵月瑟缩了下脖子也不敢提醒,不知过了多久,安王终于迈腿走了进去。
    然在揉着太阳穴努力回想清澈是谁的宁初看到他面上立刻露出孩子般的笑容,掀开被子就要跑过去。
    “桑画!”奈何睡的太久,脚刚沾地就直接向地面扑去,看到桑画的高兴的表情渐渐淡去,不禁一愣
    “我这是怎么了?”
    安王上前扶起她,安置回床上,在替她整理被子时突地被她拉住手,小心翼翼的问“怎么了?”
    “我的腿……”
    安王不动声色推开她的手,“你只是昏睡太久,暂时没有知觉,休养几天就好了”
    听到他这么说,宁初才算放了心,这时看到一旁的绵月,她很是惊讶,“绵月,你怎么在这?”
    “王妃,你,你还记得我,太好了”
    “你叫我什么”
    绵月疑惑的又喊了一遍“王妃”
    宁初分外惊喜,看向安王,“我们成亲了?我们……”
    话还没说完,就再次昏睡过去,这可急坏了房内的三人。
    叶繁锦本打算今晚再探安王府,还没进去就远远瞧见安王府中灯火通明,丫鬟仆人忙的热火朝天,纷纷往一个地方跑,她一看那方向,暗自一惊,莫不是宁初出了什么事?
    她来到宁初的小院,果然候了不少太医和丫鬟,为了不被发现敛去气息轻手轻脚上了房顶,揭下一片瓦砾看清了房中的局势。
    清澈和绵月在里屋照顾宁初,而桑画坐在外室,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桌面,像是敲击在各太医的心脏边缘,各各缩着脖子等待阎王的判决。
    “失忆?你们就是这么向本王交差的?”
    太医们皆沉默不言,生怕说错一个字就白白送了性命,干脆都不说话让死来的痛快些。
    “拖出去”
    安王一声令下,侍卫们一涌而进将太医们都拖了出去,顿时一直保持沉默的太医们纷纷开口求饶,但没人理会他们的哀求。
    当着房外候着的太医和丫鬟的面,毫不留情的拖出了院子,随着一声高过一声的哀嚎,在场的人皆颤抖着身子差点吓晕过去。
    很快外面安静下来,但所有人的心里却十分不平静,今晚不知还要有多少人死在这里,也许下一秒就会轮到自己,所以院中的人皆屏息等待着死亡的传唤。
    房外的气氛因为刚才的杀戮变得格外压抑,房中的氛围也好不到哪去,即使是在房顶的她也能感觉到空气中弥漫着他透着不悦的冷气压。
    不就是失忆吗?至于发这么大的火?
    不过这么一折腾,她要怎么把腰牌放回去?她已经没有时间了,再拖下去迟早发现宁初的真实身份,她也有可能会被画溪阁的人发现踪迹。
    正在她为之犯难时,眼睛一瞥注意到从另一边端着汤药走来的丫鬟,忍不住感慨,真是老天爷都在帮她!
    当即飞过去直接将其打晕,所幸稳稳的接住了托盘,她决定铤而走险。
    换上丫鬟的衣服,脸上用自带的胭脂画了几块斑,再将两鬓的头发往前拨了拨,垂下头正好将两侧遮住,这才放心的端着药快步向小院走去。
    穿过一层层压抑的人群,走至门前小心翼翼的敲了敲门,听到里面传来的清冷声音“进”,她深吸一口气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
    “王爷,王妃的药好了”
    禀明一声就要端着药走向里屋,安王幽暗的眸子突然看过来,叫住她
    “站住,你,抬起头来”
    她倒也不慌张,依旧低着头缓缓转过身,“奴婢相貌丑陋,怕吓到王爷”
    “本王让你抬起头来”
    她明显听出了他的不耐,若是再不照做,估计他就要亲自上手了,那就更不妙了,于是,在他发冷的注视下缓缓抬起了头,露出脸上的红斑。
    他双眼眯成一条缝,居然站了起来朝她走去,步步逼近“本王在府中怎么从未见过你?”
    “奴婢因生的丑一直在厨房打杂,王爷鲜少去厨房自然没见过奴婢,今日是官家让奴婢把煎好的药拿过来的,如果因为奴婢的相貌让王爷感到不适,奴婢这就走”
    她怯怯的躲开安王的逼近,往门外走去,安王却又叫住了她,
    “不是给王妃的药吗?还不送进去”
    叶繁锦暗自咬牙,“是”
    迅速从他面前走过,走到里屋将药递给绵月,绵月见到她似乎是认识的,笑着道了声谢
    “双双,谢谢你”
    原来还真有这么个人!
    她摇了摇头,在绵月接过盘子之后,她无意与一边的清澈对视一眼,注意到他眼中的惊讶赶紧低下头抬步就走,路过梳妆台时不小心撞翻了首饰盒,趁机将腰牌混入其中。
    “对不起,我来就好”
    她见清澈上前要帮忙,急忙道歉,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地上的东西,垂着头就往门口走,经过安王时,礼节性的行了个礼然后安全脱困。
    直到离开安王府,她才舒了口气,当时她的心几乎都提到嗓子眼了,生怕他会认出来,好在绵月替她解了围。
    放松下来的叶繁锦不过片刻又警惕起来,回头对着角落的黑影喊道
    “出来”
    黑影慢慢走出来,走到光亮处,露出一张秀气略显稚嫩的小脸,清澈明亮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她,轻声唤道
    “姐姐”
    “清澈?”她无奈一笑,果然还是认出来了,“你一眼就认出我了,对吗?”
    “从姐姐进来的那一刻,我闻到姐姐的气味和王府中姐姐的气味是不一样的,开始因为太担心姐姐没有在意,直到姐姐你出现我才确定”
    “那你有告诉别人吗?”
    清澈摇摇头,跑上去抱住了叶繁锦,“姐姐,你要去哪?带上清澈一起走好不好?”
    叶繁锦摸了摸他的头,“清澈,你必须留下来,王府的那个姐姐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人,你要替我好好保护她,不要让任何人伤害到她,好吗?”
    “那个人和姐姐你长的一模一样,难道是姐姐你的亲人吗?为什么不让其他人知道?”
    “如果被其他人知道了,不只是她,连我也会身陷危险之中”
    清澈自然不希望姐姐有危险,当即拍了拍自己的小胸口,保证道“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清澈一定会保护好那个姐姐”
    “清澈真是个好孩子,但有时候也不要太过勉强,不要让自己受伤,知道吗?”她知道这样骗他不好,但只有这样他才会留下来,帮她守着宁初。
    “嗯”
    事后,安王特地叫来管家,询问那天的事,双双确实是存在的人,但让双双送药给王妃的事,管家始终不记得有这回事。
    安王又叫来双双审问,那张脸虽然都有红斑,但那双眼睛根本毫无相似之处,当时的安王发了很大的脾气,不知是不是被双双的脸吓到了,一个愤怒之下甩袖向双双,无形的气流将双双震飞出去,撞在柱子上当场毙命。
    又是那个人!她接近王妃到底有何目的?为何至今也查不出她的来历?难道这人是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的吗?
    已经出了城的叶繁锦自然感受不到安王的怒火,顶着斗笠坐在茶舍里悠哉悠哉的喝着凉茶,正准备要走时听到隔壁桌的谈话,她又不动声色的坐了回去。
    “听说了吗?汕靖县的县令夫人身染重疾,找遍世间民医都束手无策,偏偏毒老子踪迹无处可寻,县令张贴告示只要能治好县令夫人的重疾,就有一千两的赏银呢”
    “一千两啊,这县令夫人到底得的什么病?居然没一个人能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