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道家祖师 > 正文 第034章 耗子围村 上一章内容稍有改动
    老光棍的脸拉得很长,大龙和二龙不仅没有搭理老光棍,还自行前去把黄皮子精叼过来送给小白,摇尾乞怜。
    老光棍本意是想帮我追小白,让她亲我一口,顺便装个逼,没成想却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老脸异常尴尬。
    老光棍虽然打赌输了,可他毕竟也是对我的一番好意,我咳了一声说道:“小白,要不算了吧?”
    “我本来就没答应跟张天师打赌,是张天师非要叫我姑奶奶,”小白说着看向面前的两条黑狗。“大龙二龙,你们说是吧?”
    大龙和二龙嘴里发出嗷嗷声,动作整齐划一地点了点头。
    老光棍看到这一幕,整张脸都黑了下来。
    “儿子,外面死了人,你还不把小白叫进家里来,再把人家吓着。”母亲的声音从屋里传来。
    “小白我们进去吧,我妈在我屋里,估计正在收拾床铺呢。”我说道。
    小白嗯了一声,随我一同进了院子。
    “张天师,您的照骨镜可真是法宝,不知您还有没有,能否卖给我一块?”一个村民小声靠在老光棍身边问道。
    “一边儿去。”
    老光棍没好气地说,他说完抬头看了看门楼上原本镶嵌照骨镜的地方,一脸疑惑。
    “光是凭一面破镜子当场击杀成了气候的黄皮子精,要是师傅还活着的话倒也罢了,我制作的法器什么时候能这么厉害了?”
    …………
    话说小白突然出现在家里,并且还自称是我的同学,母亲对她是嘘寒问暖,旁敲侧击,很显然母亲对小白的满意程度远远高过对女法医刘蓉的态度。
    好在是小白能够自圆其说,让母亲越听越是欢喜,两人一直聊到很晚。
    那时我在屋里一脸郁闷,本来以为小白出现终于可以得尝相思之苦,没想到母亲却是把小白的床铺安排在了自己的房间。
    过了一会儿,门外传来母亲的敲门声,我开了门,母亲则一脸坏笑地看着我说道:“儿子,你可以呀。”
    “妈,你说什么呢。”我老脸通红。
    “人家小白都跟我说了,说你上学时候就在追她,她现在既然来找你,那意思多明显,人家不嫌弃,咱虽然配不上人家,但是妈看得出来小白是一片真心,你可别辜负了她,她说愿意做你女朋友。”
    母亲说完一脸笑意地回了房。
    第二天一大早,我隐约听见有人敲窗户的声音,睁开眼见是老光棍,就问道:“你一大早干嘛呢?”
    “你说干嘛,再不走命都没了,趁现在大雾天,那耗子精没把咱们当回事,直接开溜。”老光棍说道。
    “也许,咱们不会有事了。”我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自打昨天晚上看到小白之后,我心里突然就踏实多了。
    小白同样精通风水,而且从她的话语间我听出她根本不怕耗子精,她可以直接入梦与我沟通,又可以隔空生火,这种手段,闻所未闻。
    “你要是不走我走。”老光棍说着,背上行李就准备走,不过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就问道:“昨晚那小妞,真是你同学?”
    “真是我同学,怎么了?”我反问道。
    “这事儿不对劲啊,”老光棍说道。“之前我算过你的八字,五弊三缺,命缺其二,没钱没权是注定的,男人要是没钱没权,阴阳犯冲,另一半肯定不会好到哪里去,但是昨晚那小妞长得可贼俊,比你先前那初恋杨春燕不知道强了多少倍,她来找你,你不觉得奇怪吗?你在再联系联系最近咱们村发生的事情,狐黄白柳灰五大仙先后都出来了,现在又来了个仙女一样的小妞,说她没问题鬼都不信。”
    “小白,有什么问题?”我犹豫了一下问道。
    “问题大着了!”老光棍说道。“昨晚我琢磨了一宿,你看啊,虽说我道行高深,但其实我送给你的照骨镜只是普通的八卦镜,有驱邪避凶的作用,可黄皮子精成了气候,再加上已经入住宿体,就算是真的秦王照骨镜也不可能将一个修炼有成的精怪一击必杀哪,所以我怀疑是你那同学出了问题,肯定是她出手的没错了,弄不好她是耗子精变的,甚至是更邪乎的东西。”
    “那该怎么办,她现在还住在我家。”我说着,看向老光棍身后不知何时出现的小白。
    “还能怎么办,赶紧收拾下东西,趁早开溜!”老光棍瞪着眼说道。“如果我猜的不错,这女的道行跟耗子精比起来只高不低,耗子精和黄皮子精联合起来要把咱们村当成盘中餐,这女的突然出现,那不也是来分食的吗。”
    老光棍唾沫横飞地说着,丝毫也没有察觉到站在他身后的小白。
    “这些畜生看起来是人形,但实际上都是障眼法迷惑了我们的肉眼凡胎,你现在看你这女同学漂亮,一旦开了天眼看到她的本体,指定得吓尿,你想想,到时候她张牙舞爪地向你扑来,是一头猪妖,光是头就有四百多斤重!”
    “光是头就有四百多斤重,那我们不是发了?”
    “发个鬼啊……”
    “张天师,你们在说什么呢四百多斤重?”小白实在听不下去了,张口说道。
    老光棍的话戛然而止,他瞪大了眼睛,一脸惊恐地回了头,见小白披头散发地站在他身后,无比凄厉地叫了一声,撒腿就跑。
    “小白,你别吓他了。”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小白也笑得花枝乱颤,说道:“我哪有想要吓他,是他把我说得太丑了,也亏他是个道士,不过说来也奇怪。”
    “怎么了?”我问道。
    “先前听说他是当年马道士的徒弟,而且我看他修道资质应该也不差,不知为什么体内一丝道气也没有,完全就是个普通人。”小白说道。
    “有这么玄乎吗,道气?”我疑惑道。
    小白说道:“修道之人经过多年锤炼,可开启自身气窍,吸收天地能量,继而转化成自身道气,道气越多,道行越高。虽然这样的人百里无一,但看他一把年纪,即便气窍不通,也不该丁点道气都没有,稍微遇到个有本事的,都会认为他是神棍骗子。”
    “原来是这样,估计老光棍是学艺不精,或者他师父压根没教吧,我爷爷以前也告诉过我,道家之人最重要的就是有师承,没师傅教,再有天赋都是白搭。”我说道。
    “你爷爷倒是懂得不少。”小白说道。
    “我爷爷以前是个武夫,打死了个人坐了牢,出狱后做点木匠的活,身体一直不太好,今天抽个时间咱们去看看他。”
    “好啊。”
    “对了,我妈呢。”
    我跳出窗户,四下张望了一圈。
    “这么早,天还没太亮,她在睡觉呢。”小白说道。
    “那你怎么起来了?”我一边说着,一边抓住小白的手。
    “我听到动静,就起来了。”小白说着,向后挣脱。
    “我还以为你想我了呢。”我再次抓住小白的手。
    “现在可不是在梦里,会被人看见的。”小白说道。
    “看见怎么了,再说今早大雾,天还没怎么亮,哪有人看见。”我厚着脸皮说着,牵着小白就向屋后的小树林走。
    小白挣脱、挣扎,欲拒还迎、半推半就地随我去了小树林,我抱着她,把她拥在怀里,这种感觉比梦境真切且满足,随之而来的,就是我的小和尚有了极大的反应。
    小白说什么也不同意在小树林里,比梦境里羞涩腼腆得多,我试探了几次无果,很快阳光渐强,雾气消散,路上出现往来的村民。
    吃完了饭后,我站在门口看着忙碌的村民,他们中有很多人都死了孩子,但他们却像从来不记得,而张家沟内还笼罩着一股尿骚味。
    眼下小白出现在村里让我宽心了不少,想来咱家暂时不会有什么危险。
    正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老光棍就一脸郁闷地从村后走了回来。
    “你怎么回来了?”我疑惑问道。
    “我就说出问题了吧。”老光棍垂头丧气地说道。“大白天的遇到了鬼打墙,好不容易找到缺口,漫山遍野却都是老鼠堵着,根本出不去!”
    老光棍的话让我不禁担心起来,眼下大伙还都受到黄皮子尿的迷惑,沉睡在一种半睡半醒的状态中,时间久了也不知道会不会出问题。
    张家沟周遭又满是老鼠围着,以我和老光棍的能力根本没法解决,所以我决定去问问小白。
    不过我还是留了个心眼,生怕小白是什么精怪变的,所以就和老光棍去他家作法开了天眼。
    天眼开启后,有一炷香的维持时间,那时小白正在院子里和母亲聊天,我和老光棍趴在门口望向小白。
    眼中的小白并无变化,她是人。
    不仅是我,同时老光棍也松了口气。
    现在我和老光棍都可以确定,小白是个道家高人,所以我将小白拉出院子,问问她有没有办法解决掉耗子精。
    小白说有,但她却不能出手,因为她要遵守某种约定,她说对付耗子精的人没几天就会到来。
    我以为小白说的没几天起码也得几天,但我没想到中午的时候,村里就来了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