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追梦光影中的你 > 正文 番外之我以为的最后(下)
    从昕玥还发现,从来不抽烟的莫西居然嘴里还叼着一根烟,这让从昕玥的心狠狠地揪痛着,“干嘛抽烟?肺不好,还抽烟?”
    “它能让我不用睡觉,感觉不到痛,”莫西低着头继续慢慢地,一瘸一瘸地走着,有气无力地说着话,边说话边不停地咳嗽着,苍白没有血色的脸让他看上去更加颓靡,“还真的被你找到了,我还以为还得再过两天呢,真不愧是专家啊,”
    从昕玥没有接莫西的话,站在原地不动,眼睛却随着莫西移动,直到莫西在自己旁边的沙发坐下,因为一条腿还是没有好,所以坐下时那条腿还是伸得直直的。
    眼看着莫西被伤痛折磨得不成人形,从昕玥皱着眉,既心痛又生气,沉默许久才开口质问,“为什么要离开医院?”
    “为什么不离开?”莫西语气懒散,眯缝着眼,他不想让从昕玥发现自己眼中因为伤痛而透出的颓靡与痛苦。
    “跟我回去吧,我知道李默的事是我错怪你了,你这样做都是为了我,我知道我错了,跟我回去吧,”从昕玥眼看着莫西颓废的样子,心里堵得难受。
    “玥玥,你没有错,是我不想再继续下去了,我是不会跟你回去的,”莫西掐灭了烟,又猛地咳嗽了几声,脸也因为咳嗽而升起不正常的红晕。
    “你不想给我正名了吗?你不想看看你的女儿吗?”从昕玥皱着眉头,伸出手,希望莫西跟自己回去,“跟我回去吧,”
    “你是来抓我的吧,”莫西低下头没有接从昕玥的话,也没有再去看从昕玥,“我都听到外面的警车的声音了,”
    “是又怎样?”从昕玥明显感觉到莫西的情绪变得更低落了,“你不跟我走,还能去哪里?继续这样到处躲藏着吗?”
    “我说过,我只输给你,”莫西又再一次抬起头,望着从昕玥的眼神里包含了太多情绪,复杂难辨。
    “那你就跟我走吧,”从昕玥以为莫西这是同意跟自己走了,可没想到从昕玥刚想走近莫西,莫西却侧转身子避开了。
    “等一下,我们之间应该还有一些账没有算清楚,”莫西边说边玩弄着手里的杯子。
    从昕玥没想到,莫西居然跟她算起了账,“你要怎么算?”
    莫西一只手撑着沙发,让自己站了起来,另一只手里还拿着那个杯子,边走近从昕玥边说,“这是我欠你的,我给你注射了一年的神经毒素,这个杯子里只是半年的剂量,抱歉,因为我实在找不到一年的量了,”
    说完这句话后,莫西一仰头就把这杯子里的液体全喝了下去。
    “莫西不要!”从昕玥想要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眼见着莫西把半杯的药全喝了下去,杯子也被莫西丢到了地上,“你疯啦!你会死的!”
    “不会的,死不了,”莫西说完这话,又弯下腰,从受伤的那条腿的一边抽出一把匕首,把它扔给了从昕玥,“这是你欠我的,还记得吗?在这里,我替你挡了一刀,今天你还我一刀,我们就算两清了,我就跟你走,”
    从昕玥拿着莫西扔给她的匕首,眼看着莫西一步步走近自己,她没想到莫西最后居然会想要自己的命,“莫西你说话算话?”
    “嗯,”莫西一瘸一瘸地慢慢靠近,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从昕玥,像是要把从昕玥吸进自己的眼睛里去似得。
    从昕玥知道自己是逃不了了,这里就是自己终点了,或许这样也很好,下定决心后,从昕玥举起匕首就朝自己的胸口刺去,可是就在那一瞬间,从昕玥感觉到一只手瞬间握住了自己的手,扭动了自己手里的刀,等她反应过来时刀已经被反转插进了莫西的腹部,一瞬间血液就染红了从昕玥的手。
    “我还是不忍心,不忍心看到你受伤,这账算我的,我们两清了,”莫西把头搁在从昕玥的肩膀上,疼痛让他原本就虚弱的身体忍不住地颤抖着,可莫西并没有去拔匕首,而是两只手松开了匕首,紧紧围住了从昕玥的腰,把从昕玥一把抱进自己的怀里,匕首也在此时又深入了莫西腹部一寸,整个匕首都没入了莫西的身体。
    “莫西!”从昕玥不断挣扎,试图让莫西放开自己,她能感觉到莫西因为疼痛而大口喘着粗气,全身颤栗,“你放开我,我送你去医院!”
    莫西并没有松开从昕玥的意思,反倒是把从昕玥抱得更紧了,一只手握住另一只手的手腕,让从昕玥的身体紧紧地贴着自己,像是要把从昕玥压进自己的身体里似得。血液不断地从伤口流下,很快地上就染上了一大片腥红,可是莫西却浑然不知,只是把从昕玥紧紧地箍在自己怀里,在从昕玥的耳边喃喃低语,“玥玥,我终于又抱住你了,我又闻到了你的气息,还记得吗,我说过的,没有你的气息,我睡不着,这段时间我几乎没有办法入睡,只能在你住过的房间里寻找你的气息,现在终于好了,又闻到了你的气息,我很满足,也终于可以安心地入睡了,玥玥,你实现了我的愿望,现在轮到我来实现你的愿望了,这样你也终于可以解脱了,只可惜我没有办法给你正名了,别恨我,好吗,玥玥,对不起,玥玥,对不起,我是真的。。。。。。”
    从昕玥感觉到莫西的头沉沉压在了自己的肩膀上,不再说话,也不动了,从昕玥只轻轻地推了一下,莫西整个人就直直地倒了下去,倒在了刚才一片腥红的血泊之中。从昕玥只觉得自己全身僵硬,完全没有办法动弹,刚才莫西紧紧抱住自己的感觉还残留在自己的全身,现在这个人却已经浑然没有知觉地倒在了血泊里,双眼紧闭,嘴边却隐有笑意。
    “莫西!”从昕玥终于破口大喊,一下子跪倒在莫西的身边,“莫西!你起来!你不能死!你答应了要给我正名的!你不能死!你还没有看到你的女儿呢,你不能死!听到没有!莫西!”
    从昕玥的大喊引来了外面的警察,当所有人都冲进房间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莫西一动不动地倒在地上,腹部插着匕首,从昕玥声嘶力竭地呼喊着。
    季晨见状立刻拉起从昕玥,可是从昕玥却死活不愿意离开,最后季晨不得不用手刀打晕了从昕玥。
    莫西被刑警送进医院急救,医生给到的结果却是莫西命是保住了,但是因为一下子摄入了过量的神经性毒素,对大脑造成了不可逆转的损伤,很有可能一辈子就是个植物人,醒不过来了,就算以后醒过来也是个痴傻的,不太可能再恢复到正常人的状态了。
    这也就意味着,他脑子里的所有秘密都将随着他的痴傻而永远沉默。他终于静默了。
    在莫西藏身的别墅里,刑警们发现了他写的那些材料的底稿,一堆被他划开的,装着神经毒素的空药瓶,以及一封写着从昕玥亲启的信。
    玥玥,你不用难过,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成全了你,也成全了我。我莫西终究是一个无法生活在阳光里的影子,不能奢望能与你一生一世,可是我也无法眼睁睁地看着你成为别人的新娘,所以我选择了沉默,选择了逃避。
    或许你会说我是个懦夫,我不能否认,我一直都是个懦夫,总是害怕被你看轻,怕被你忽视,怕被你拒绝,我怕有一天你会头也不回地离我而去,所以在你离开我之前,我选择了先离开你,这样我就安心了,我就能告诉自己,我的玥玥从来不曾离开我。
    作为一个影子,我这一生能得到你的爱,我已知足,只是我心里还是有一个奢望,那就是,或许哪一天我再一次睁开眼的时候,我们两个就都变成了这个世界上最最普通的两个人,我不再是影子,你也不再是什么专家,没有犯罪,没有血腥,也没有阴谋,什么都没有,只有最普通的我们,过着最普通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