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苍 > 正文 第二百九十章 星海之下(下)
    时间的流逝谁都无法阻止,活着的人祭奠逝去的人,并不是为了勾起往日的忧伤。某种角度来说,这是对未来美好生活的祈望……
    距离青州那场世故已经过去了数年,当日的血腥与不幸都随着时间消失在人们的欢声笑语之中。正如现在的幻宵宗隐匿于缭绕云雾之间,有的也只有欢声笑语,一是赶走了方哲那些豺狼虎豹之辈,二是今天的全宗上下全然都是一副预备欢庆之态。
    不过令人奇怪的是,只是庆祝而已,倒也不必到处张灯结彩,上上下下、各个旮旯拐角都是红灯笼高高挂起,弄的和那凡间婚庆之时相似。
    宗中有不解的弟子向几位资历稍老的长老问道:“长老,这派景象,莫不是咋们宗主要纳妾娶小?”。
    调皮弟子这般打趣问,得到的却是那长老长须一抚,脸一板,反手给他脑袋一戒尺道:“净听人说三道四!我看你修行境界没怎么长,嚼舌根的功夫倒和你们的刘得旺长老学了几分像!”。
    这刻板长老不是别人,正是姚沉,只是刚骂完,他却又少见的笑了起来,抚须飘飘然向宗内更深处飞去。徒留下那位弟子原地发呆,姚长老今日的举动与往日真的有些稍稍不同,好似今日之事,喜庆到连他这个脸刻板到木雕似的人都能笑起来。
    陆陆续续,自今日幻宵宗山门大开之后,天南地北开始不断有其它宗门的人聚集过来,当中无一不是宗内的一把手人物,看得一众宗内弟子瞠目结舌的同时,却也越发好奇今日到底是遇上了什么日子?
    若说是宗门百年大庆,可也不似现在这般往来的人络绎不绝,天上一道道流光并起,活像万仙来贺,又似九天银河倒挂,阵仗之大远不是百年大庆可比的,就是来人手中的贺礼,轻则是成吨位而计的灵石,重者甚至有人拘谨来一条小型灵脉,叫人看得眼皮发跳、头冒虚汗。
    从早至晌午,礼物囤积成山,便是山门的路都堵到缩小了一半。
    负责收礼的几
    名长老和一众弟子都是手忙脚乱,顾不得分心其它之事。眼尖之人却也发现,在这负责礼物的人中,有一人却并不是幻宵宗之人。
    此人从样貌来看,两鬓斑白,似是不惑的年纪,但却生的面如冠玉,俊逸非凡,微微一笑使人如沐春风。
    不过幻宵宗自己宗门的弟子却浑然不在意,却是恭恭敬敬把贺礼的名单交到他手中道:“林前辈,礼物的名单都已经整理好了。”。
    那人微微一笑道:“甚好!”。
    其眼神带着几分回忆,却也带着释然和淡然,然后一张脸上的笑容全部释放开来,只显示出喜悦。
    又听得远处天际边一道“迎新人”的声音响起,一个身着凤冠霞帔的女子在一众女修的簇拥和搀扶下下,脚踏七色莲花,身边仙音缭绕向这边而来。
    那红装女子虽被佩戴的冠前的余帘遮住了容颜,但其风华却绝非一般女子能比,如九天仙女,美丽却也飘渺,不是凡尘之人能配得上的。
    离得越发近了,林姓中年人笑得却越发灿烂,他向着那女子的方向道:“真若南柯一梦啊!不过这梦,倒也真!”。
    他料想那未曾见到的容颜,绝对如昔年一般……只是属于他的那份美好,终究成了奢望。不过随即他看向身边正一脸不解的妙龄少女,他又一点都不遗憾。
    这是他的女儿,叫林水木。
    随后,在无人注意的时候,他与林水木一起消失在了人海之中。
    ……
    红装女子还未落下,随着宗内又一道庄重却又喜庆的声音响起,那缭绕在她身边的仙音才终于停下,而她给人的感觉也从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有了烟火气。
    同一时间,从幻宵宗山门内,一个身着红装的男子走了出来,与她相比,他穿得倒朴素了许多,但正是因为这份朴素,却把他衬托的飘渺淡然。
    但一直淡然惯了的莫无念,不是真的
    淡然,在踏入到空中快要靠近她时,他嘴角少见的添了几分笑容。
    虽然他们已行过婚成之礼,但那次少了诸多认识人的祝福,终究是少了一些味道。
    也其实他是没有再行一次婚成之礼想法的,但这是吴沐坚持的,甚至即便有,却也不会搞得这么大阵仗。
    可不待他理论,对面少女却是蛮不讲理甚至带着几分强硬,便让他一个字都讲不出来。
    回顾往生,他倒是于她讲了诸多道理,这一次颠倒过来便由她了……这是他当时的想法。
    有很多是话应该要讲的,但他此刻对吴沐只讲了一句:“以后,天下间的银河我们一起要看个够!”。
    这句话代表的什么含义,只有他们两个人才知道,这是属于他们的密语,也只属于他们的“羁绊”,他们生根发芽的开始……
    可她却笑着道:“你倒也有笨的时候,天下间的银河只有一条!但……虽然只有一条,我却想余生与你造出千万来……”。
    说罢,她芊芊玉手一挥,自她袖间,一条粉色飞练飞了出去,并且见风就长,最终汇成一条覆盖半个天地的长河,河中可见数朵桃花飞舞,半个天地成了花雨的世界。
    变出花花草草的手段,在修行术法中算不得高明,但到吴沐手里,实是夺天地之造化,若她以后不收神通,只怕青州以后雨季都是这般景象。
    另外一边莫无念手中九苍剑现,他对天一挥,剑身褪去黑色花白,而后一剑化形千千万,在天空中肆意飞舞,往来折射光,或暗或明但呈现出的效果却是遮盖原本半个天地,犹如黑夜突然降临,众星隐现。
    半个飞花天地,半个星月柳流河,倒是好个美丽震撼景象,但这也是属于他们的银河他们的星海……
    星海之下,余帘下的她笑的灿烂明媚,而他淡然的理所当然却又真切开心。
    他想:时间暂停也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