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顾少的天价新娘 > 正文 第19章 醉酒
    顾廷南所有的气在一瞬间都烟消云散了,看着怀里向自己邀功的小女人,眼里的寒意也转成了两人都看不到的温柔,抬起手来揉了揉洛云舒整齐的头发。
    绒发在夸大的手掌间都立了起来,像一个个调皮的孩子紧紧的抱着爸爸的手,不让他离开,顾廷南喜欢上了这种手感。
    洛云舒舒服的享受着这种触摸,随即松开了顾廷南打开了文件,看着各个签名傻笑。
    顾廷南用力抽走了文件,往外走去。
    洛云舒也跟着往外跳着走去,一脸灿烂的笑容。
    顾廷南的司机开车在门口等着两人,顾廷南毫不怜惜的把文件丢进去,随即大腿一迈走了进去。
    洛云舒爽快的把车门合上,笑着跟顾廷南摆手。
    顾廷南被身后的声音吓了一下,回头就看到小女人非常开心的跟自己告别,弯腰对着车门的样子像极了一个萨摩耶等待着主人。
    “洛云舒,上车,送你回去!”
    洛云舒连忙摇了摇头,“谢谢总裁,不用再绕路送我回去,我自己走回去就行。”
    顾廷南眉角上扬,这是喝醉了吧?
    “你知道这里距离你家有多远吗?”
    洛云舒用手抓了抓头,脸上愣神,用力的回忆,然而没有结果,一脸迷茫,摇了摇头。
    “上来,别让我再说第三遍。”
    洛云舒感觉自己浑身有用不完的力气,她很久没有成就感了,自己信誓旦旦的要拿回家里的一切却不知道该如何去做,现在终于迈出了第一步。
    向前迈一步,手攥住刚刚被顾廷南打开的门,用力一甩。
    啪一声,车门被关上了,随即转身离去。
    顾廷南楞在了当场,他不仅被拒绝了,还被拒绝的如此决然。
    前方的司机第一次见顾廷南吃瘪,有点可怜洛小姐以后得日子,又忍不住想笑。
    “开车。”顾廷南怒火中烧,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不识好歹的女人,直接让司机开车。
    司机感受着迅速下降的温度,也不敢停留,迅速向前开去。
    洛云舒那边离开了顾廷南一蹦一跳的往前方走去,甚至一阵走一阵跑,仿佛全身又用不完的力气,想要告诉身边经过的每一个人。
    顾廷南这边的刚走了一阵,脑子里总是洛云舒傻笑着跟顾客谈话的回忆,好像那副蠢样子随时会被一些人骗了。
    “总裁,洛小姐喝醉了,会不会有危险。”
    司机缓过神来,也担心起洛云舒的安危来,这么晚了,一个小姑娘在街头。
    “麻烦,回去接她吧。”顾廷南仿佛听此才答应过来,命令着司机往回开去。
    顾廷南在路上一直关注着窗外,一直没有发现洛云舒的身影,心里染上了焦急。
    “总裁,洛小姐是往西边走的。”
    顾廷南咒骂一声,洛云舒刚刚往车子相反的方向走的,但是因为不是她家的方向,他也就没往那里想,但是你不能以一个正常人的思维,去考虑一个醉鬼的思路。
    “往西走。”
    洛云舒本就喝多了酒,跑步时肚子里的酒反复掂转,没有多久洛云舒就感觉到酒水顺着食道往上翻转,蹲在马路上,用力压下去这种感觉。
    顾廷南找到她的时候,洛云舒正整个人抱着自己蹲在马路边上,来来往往的人群显得那个小小的身影极其单薄。
    “洛云舒!”
    顾廷南拿着自己的外套,站在洛云舒的身边,轻声的叫着她。
    周围的人都忍不住回头看着他们,男的如此的英俊,而女的抱头在地上,众人都在心里闪过了一出又一出的大戏来。
    “嗯?总裁。”
    洛云舒站起来的瞬间,胃里一阵翻山倒海,再也忍不住就往顾廷南的方向吐去。
    顾廷南本想把外套给洛云舒披在身上,看见洛云舒的动作手疾眼快的把西装外套隔在了两人中间。
    顾廷南山水不崩于色的脸此时也忍不住有了厌色,一只手快速的放下来,另外一只手用两只手拎着衣服,快速的丢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洛云舒反而好了很多,脸色恹恹的,像极了做错事的孩子,一动不动。
    “过来,上车。”
    顾廷南感觉自己的所有脾气都在今天消磨殆尽了,也不管洛云舒是否听的懂,转身就走。
    洛云舒这次乖乖的跟在了顾廷南的身后,默默地爬上了后座。
    顾廷南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紧盯着洛云舒的动作,就怕她再给这车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来。
    洛云舒自上车之后就非常的乖,乖乖的坐着,像个幼儿园的小朋友,坐姿笔直,双手交叉的放在腿上,紧盯着顾廷南。
    不一会,坐姿就慢慢的向一边倒去,直至头碰到了座椅,才停止了再继续倒下去的趋势,顾廷南也松了一口气。
    到了洛云舒家楼下,顾廷南试着叫醒洛云舒,但后排的人没有任何的反应,早已睡死过去。
    顾廷南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让司机继续开车回家。
    到自己别墅后,顾廷南无奈下车,打开后车门,小心的抱起了洛云舒。
    大多数的佣人都已经入睡了,客厅里已经没有人了。
    顾廷南无奈,直接把洛云舒抱上了二楼客房,把人丢在床上,转身就要离去。
    “爸爸,我错了。”
    洛云舒揪住了顾廷南的衣角,闭着眼睛说道。
    顾廷南脚步一顿,回头看着洛云舒可怜的脸,想着自己找的资料,反握住她的手劝到。
    “我不走,我去给你拿毛巾。”
    洛云舒此时翻了个身,蜷缩住身子,不再搭理顾廷南了。
    顾廷南也不知道自己此时怎么有了这么大的耐心,从卫生间里转到一条干毛巾浸湿温水,在洛云舒的脸上轻轻的擦了几下。
    关灯离开后,想起来每次自己醉酒后都会很渴,又从楼下倒了一杯水放在了洛云舒的旁边,才往自己房间走去。
    第二天佣人收拾衣服的时候一脸惊讶,顾廷南的衣服折痕都很少有,但是昨天的衬衫上却有几个明显的印记在上面,总裁一贯的性格,绝对不会让这种东西弄在身上的。
    “总裁昨天带回来了一个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