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寂静农场 > 正文 第二十章 不是童话——王子只是配角
    费尔南多的话,让阿里淡淡地笑了一下。不过李晟心里多了一丝压力,觉得自己跑来科威特有点失算了。这不是显得自己很急等钱用吗?他们两个你一言我一语红白脸都有人扮演,让他怎么讲价?
    而且这话也让李晟有点咋舌。拿金子铺泳池,这富炫得值一百零一分。
    不过转念一想,那黄金虽然是他的,但不能让他们知道是他的。
    他踌躇了一下说:“王子殿下,我的朋友地意思是可以以金沙含有的纯金量来计算,价格可以是世界金价的80%。但是交易方面的税收,希望你能解决。”在科威特,除非是穆【斯】林,不然都是需要缴纳各种税收的,而且税率不低。如果能以较低的代价避免这个税收的话,他也不见得吃亏。
    阿里王子笑了起来,说:“可以,我的朋友。”他是王子,在国内是有一些特权的。“我可以帮你出完税证明。”
    得到他的承诺,李晟也不觉得吃亏了。因为在这边没有完税,回到巴西他需要缴纳27.5%的个人所得税。而科威特这边的完税,也差不多。回去后,他只要拿出完税证明,就不需要再交税了。
    不过这也是双方都有利的事情。李晟可以将金沙卖掉一部分,获得农场急需的资金,而阿里王子可以用较低的价格买到他需要的金沙。
    他们刚谈好,一名保镖就拿着一份文件出来。当阿里王子接过来看的时候,林铭瞥了一眼,上面好像是阿拉伯文,完全看不懂。
    阿里王子看了两眼报告,笑着说:“李,你带来的样品,平均含金量是91,32%。不知道你的金沙放在什么地方?”
    “我的朋友已经将东西放到秘密地方,我可以带人去取。不过可能需要两辆大一些的卡车。”
    阿里王子站了起来,说:“这个我可以解决。”他对身边的保镖吩咐了一句。“不过我想第一时间看到我的金沙。我想你不会介意的。”
    李晟当然没有意见。
    一个车队离开了阿里王子的豪宅,李晟说出一个地址,车队来到市郊的一处仓库。
    看到门口没有任何保安,费尔南多错愕地说:“李,我不得不说,你的朋友是一个精通人心的人。”
    李晟耸耸肩,看到大门上的锁是完好的,心里松了一口气。他笑着说:“我也只是知道地址,并不知道原来是在这样的地方。我先进去,我的朋友在里面会留下一些机关,我得先拆除了。”说着他让别人先不要靠近。自己去开了仓库,只开了一条他能挤进去的口,然后独自进去后,关上了门。
    他独自进去,当然是为了将金沙放出来。看到角落仓库一大堆的金沙,他满意地将仓库们打开,对费尔南多他们说:“可以进来了。”
    阿里王子的保镖当先进去,发现没有危险,而只有墙角有一堆金灿灿的东西,便点头适宜可以进去。阿里王子和费尔南多这才走进了仓库。
    看到那堆金沙。阿里王子看到金沙,眼睛都变成金黄色,良久才深呼吸一下,对李晟说:“五十吨金沙,就这么一堆,不太够。李,我听费尔南多说,你朋友手上还有更多的?”
    李晟说:“这个我并不清楚,他们只是让我联系人。不过他们也说过,如果顺利的话,后续可能还会有一些。”
    他这么说,带着的防备阿里王子当然听的出来,而这份防备是针对他的。不过他也没有因此不满。这样的交易小心一些,才是正确的。
    接下来,王子带来的人取样再次进行检测。发现含金量和样品几乎没有差别。王子对此非常满意:“这些金沙,我们需要先运回我的家,然后在进行称重。”
    接下来,他带来的保镖变成了搬运工。他们将金沙装到一个个塑料箱里,然后搬上卡车。这些卡车并不是重卡,但也是长车,载重三十吨左右。金子的体积并不大,就是重,两辆车装上了金沙,看着依然是空的。
    将所有的金沙搬上车,还专门有人清扫了一下那个角落。
    车队再次回到阿里王子的宫殿。然后在双方的见证下,将金沙一箱箱进行称重。最后得出的结果,是58.33吨。
    计算出来了纯金量,这批金沙的价值就出来了。扣除税收后,李晟可以得到将近三十亿美元。阿里王子用笔记本操作将这笔款子当着李晟的面,转入李晟指定的银行账号。
    当电脑显示转账成功后,阿里王子笑着对李晟说:“两个小时后你就可以查账了。”
    等了两个小时后,李晟的手机收到提示,有一笔近三十亿美元的巨款转到了他专门为开设的保密账户上。到此他才完全放下了心。
    阿里王子见此,知道他已经收到款子,再次说:“如果你的朋友还有黄金,我希望你能优先想到我。”
    李晟对这次交易也非常满意。他笑着说:“我们华夏人有一句老话,做熟不做生。这次交易成功,以后如果我朋友依然通过我出售。我肯定会优先通知你。”
    当天晚上,李晟被留在阿里的宫殿里过夜。而在晚上的时候,阿里王子交给他一份在科威特出售黄金后的完税证明,这个完税证明是全部的三十亿美元的完税单据。
    第二天,李晟乘坐阿里王子的私人飞机返回巴西利亚。在机场的时候他婉拒了阿里王子希望他多留几天的邀请。不过他也客气邀请阿里王子有空可以到他寂静牧场去游玩。
    这一趟出行,让他不仅得到了大笔的资金。同时也让他知道在远离牧场的地方同样能感应到农场的一切,只不过是需要的心力更多而已。不过那已经让他很满足了。
    他不知道的是,在送他离开的时候,费尔南多和阿里王子就他有过一番交谈。
    当他们从机场返回的时候,费尔南多笑着说:“你看,我没说错吧。那个华夏人相当神秘。”
    阿里王子点点头,慵懒地靠着车座上说:“确实。调查的结果很清晰。他是单独来到科威特的。没有什么行礼。那个仓库是前天才被他租下的。没有发现他将金沙放入哪里的迹象。”
    “呵呵,当初我看到那些紫檀的时候,我就有那样的感觉。如果是有新砍伐的紫檀,不应该是出现华夏。我事后调查过可能出产紫檀的国家,没有一个国家有出口紫檀的记录。原本我还以为其中有什么暗地里的勾当。但现在我想,他确实有一些不为人知的本领。”
    “那个华夏人不错。就是不够诚恳。”阿里王子认真地说。
    费尔南多笑着说:“我也觉得他这个漏洞百出的谎言觉得可笑。”
    李晟这些天的表现,让他们都明白那李晟拿所谓的朋友是不存在的。至少,李晟让阿里王子帮忙完税就证明了这一点。如果真的是黑金交易,根本不可能去交税。
    阿里王子笑了笑,这次他算是被李晟冒犯了尊严。谁都爱钱,但他信奉的是主,他并不贪婪。不过他也知道李晟那样做,没有什么不对。
    哪怕是他自己,相信所有人都应该是真诚的,但他在和朋友之外的其他人来往时,也一样是你虞我诈。李晟不相信陌生人,有什么错?
    他笑着说:“那说明他挺聪明。至少他不至于愚蠢到相信所有人。我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
    费尔南多笑着说:“我现在很期待他到底能拿出多少的黄金来。”
    而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想到李晟在隔半个月之后,再一次联系到阿里王子,并出售了一批超过六十吨的金沙。
    当时他也被阿里王子邀请,这次的交易更加简单。过程还是和上一次差不多。不过这次阿里王子却表示没有那么多的现金:“李,很高兴你能再次将金沙卖给我。可是距离上次交易,时间太短。我暂时无法筹措那么多的现金。首期支付十亿美元,剩下的我希望能分成十二期付款。每个月支付一次,一年之内支付完毕。当然,我会按照银行的利率支付利息。”
    李晟犹豫了一下,笑着说:“可以。就当是上次失礼向王子赔罪。”他回去也回想过上次交易的经过,发现自己的演技并不能说过关,计划也不能说是周详。所以这次他没有说什么东西是朋友的之类的话。
    上次成功交易也让他对阿里王子这个客户多了几分信心,觉得这个王子的信誉值得赌一下对方不会赖账。
    阿里听了他的话,吩咐了一下管家。管家向李晟和费尔南多微微鞠了一躬后才离开客厅。
    没多久,管家用托盘托着两份文件出来。
    阿里拿过文件交给李晟说:“这是这次交易的完税证明。”
    李晟接过溜了一眼就放下了。
    阿里王子又拿起另外一份文件,说:“这是我写的欠条。”他在中指上的戒指打开戒面,在上面哈了一口气,然后按在那份文件上才交给李晟。“你看看。”
    李晟并没有接,而是说:“王子的信誉,我相信。另外,我说过,我要像王子表达歉意。请不要提利息。我希望王子殿下再支付的时候使用欧元。你知道,现在美元越来越不值钱了。”
    阿里王子笑着看了他一会,才开口说:“我感受到了你的诚意,我的朋友。”
    ………………
    当李晟回到农场,发现这段时间,留在农场的三个工人也算是进入了工作状态。在李晟离开的这些天里。他们做不少的事情。比如说招聘放牧工人。网络系统也在搭建。
    “第一批的小牛昨天送到了。一共两船,有三千只小牛。”牧场有在马普埃拉河下游有一个码头,之前主要是用来运输木材和油料的。“据说今天也会有两船,同样是三千头左右。”
    小牛送到了,人手方面也就必须要赶上。这方面的工作巴布尔他们做的不错。他们虽然没有做过老板,但当兵的看人也有自己的一套。他们已经招到十六名华夏人。这些人之中只有三名是他们找来。其他的都是华夏人相互联系拉到牧场的。
    “张他们都是有在其他的养牛场工作过的经验。现在他们已经进入了角色。”巴布尔笑着说。“我想以后他们会找来更多的合格的放牧工人的。”
    李晟点头说:“那耕种的农民找到了没有?”
    “张说他认识一些人。不过现在现在还是旱季,而且农用机械还没到。我想暂时先不用让他们过来。”
    “这可不行。”李晟摇头说的很大声,飞机座舱虽然有挡风罩,但噪音不小。“如果让他们等太久了,他们很可能会找到其他的工作。而且很快就是雨季了。我想我们很快就能开始种植水稻了。我们需要在雨季开始之前翻耕出需要开垦的耕地来。”
    “好吧。回去之后,我会让张他们联系的人过来。”巴布尔对李晟的担心不以为然,牧场的薪水很高。至少比其他的牧场都要高。那些华夏人来到巴西无非就是要赚更多的钱,他们怎么可能会不等呢?
    李晟就算知道他的想法也不会去辩驳什么,不过他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巴西这边对用工有要求没有?比如必须要多少比例的巴西人之类的?”
    “当然是有的。不过我们已经成功规避了这条规定。现在在牧场工作的华夏人,基本都是巴西国籍的。”巴布尔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