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国崛起1857 > 正文 第两百节 瞎眼石人
    跟事主谈好之后,接下里就是三媒六聘,各种礼仪。
    双方都求快,所以只用了三天,就走完了所有程序,显得有些马虎。
    但谁都不会在乎。
    按照张千山的要求,朱敬伦在城里贴满了告示,要跟张家的女儿结亲,并请了城中所有能拿得出身份的长者,连八旗军官们都请来了。
    张千山自己从城外请来了一大帮子乡绅,至于是怎么请来的他自然有他的方法。
    把事实做成铁证后,张千山才敢进城,朱敬伦都摆明了要成他女婿了,他也就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全了,就这样还非得带着三百个精兵进城,自己身边则永远有四个高手保护,另外坚决禁止朱敬伦的人靠近他。
    “张大人真是小心谨慎啊!”
    朱敬伦带人迎接他,朱敬伦当然也要带着人,面对张千山这种亡命徒,你总得防着点。
    张千山呵呵笑道:“怎么还叫我张大人?”
    朱敬伦也笑道:“岳父还早了点,等拜堂的时候在改口吧,张大人请!”
    这大概是朱敬伦经过,应该说是他见过,甚至听过的最没有诚意的婚礼,主婚人一直战战兢兢,他是城里一个老学究,实在是找不到合适的人了,只能凑一凑。宾客则是噤若寒蝉,正襟危坐,都盼着这场婚礼能够早点结束。
    稍微有点意外的是,一直混迹青楼中的张磐竟然也回来了,他因父亲卖女求荣而跟父亲决裂,又因妹妹再嫁而回家祝福,这说明他对妹妹嫁给朱敬伦还是很满意的,哪怕朱敬伦现在是个反贼,他也不在乎。
    只是在婚礼上,张磐依然没跟他父亲有任何交流,甚至连看都不看他一眼,似乎张千山就是个陌生人一样。
    在主婚人指挥下,如同一个木头人一样,走完所有程序,拜天地、拜高堂、夫妻交拜,俩人就算成了亲了,但却不是电视演的那样送入洞房什么的,朱敬伦还得陪酒呢。
    请来的乡绅战战兢兢,城里的士绅也噤若寒蝉,但是张千山的手下和朱敬伦的手下,他们可不会拘束,一个个高声叫着要闹洞房。
    结果就是所有的军官都被朱敬伦放翻了,可这时候即便体内有外星机械体消耗酒精,朱敬伦也觉得有些醉醺醺的,主要是他不想醒,他还真的有点不知道该如何应对那个丫头,他是老派人,曾经有过婚姻,但都是包办的,对于女人他真的不擅长,而这东西属于情商,你就是读再多的书,也学不到其中的精髓,所以干脆借醉蒙混吧。
    让朱敬伦略微欣喜的是,酒精转化成能量之后,竟然让机械体的能量增加了万分之一,这让他不由欣喜莫名,他知道机械体能利用很多能源,跟自己的身体结合之后,一直在利用人体的化学能,另外还可以利用光热电磁等能量充能,但朱敬伦可没时间晒太阳,电能更不用提了,西方人这时候还没鼓捣出实用的发电机来。
    没想到酒精竟然也有这么大的能量,朱敬伦不知道的是,酒精的热量含量比脂肪还高,所以俄国軍队打仗,都会配发烈酒,原因就是因为冷,酒能让士兵最快的获取热量,但喝了那么多酒才充能了万分之一,朱敬伦觉得靠喝酒充能,就是把自己喝死,恐怕也冲不满。
    他真的很好奇这个机械体如果完成充能,全速启动之后,到底有什么强大的功能。到目前位置,他对这个机械体的理解,都是来源于机械体内置的一些信息,相当于内置说明书,基本知道这是外星探险船上的一种单人野外辅助装备,辅助使用者进行野外生存,主要提供防护、侦查和救护等功能,但那些功能都要在完全开启状态下才能实现,而不是现在这种低功率状态。
    喝醉了人就喜欢胡思乱想,想着想着,就有人撕剥他,有怂恿他入洞房的,还有拉着他品酒的。
    拉拉扯扯,竟出了一身汗,好似天气都变得闷热起来。
    突然脑子里响起一个声音:“提醒:发现优质能量,发现优质能量。可开启核磁力场,可开启核磁力场,是否连接?是否连接?”
    什么?优质能量!
    朱敬伦迷迷糊糊的,脑子里冒出这么个声音,当即毫不犹豫:“连!”
    刚刚说完,周围人还在询问“连什么”,朱敬伦感觉到手臂一麻,他顿时就清醒了,因为体内的所有能转化成能量的东西,一下子就被机械体全部转化了,朱敬伦感觉自己都有些脱力,但这时候顾不上什么,他“察觉”自己的体内正在集聚电荷,是机械体在将所有能量转化为电荷,强大的电荷形成电场,如果不是有机械体保护,朱敬伦肯定会被瞬间电离。
    当电场强度达到最大的时候,突然一道微弱但其实能量极其能聚的电弧从头顶冲出,直奔云霄,朱敬伦只来得及抬起头,刚看到天上厚厚的黑色云层,接着就有一道水桶粗细的亮色闪电从云层中扎了下来,正中朱敬伦头顶。
    朱敬伦这时候才知道,那能量就是头顶的云层,浓密的乌云聚集了极其强大的能量,这能量就是闪电,就是电力,正是机械体最容易利用的能量之一,但是要建立一个连接电场,他最少需要百分之十的备用能量,否则机械体能承受的了,朱敬伦承受不了,因此他刚刚喝的那海一样的酒转化的能量,让机械体达到了最低临界极限,这才能利用云层中的电力。
    可当时朱敬伦喝的醉醺醺的,根本无法理智思考,否则他一定会考虑一下后果,在这么多人面前被雷劈可不是好玩的。
    果然所有人都惊呆了,看到闪电如同一条苍龙一样,冲向朱敬伦,朱敬伦整个都被闪电给裹住了,所有人愣了十几秒钟时间,才有人大喊了一声:“老天爷收反贼了!”
    顿时所有宾客四散而逃,只有一些彻底喝醉的,横七竖八的躺在张千山家的院子里,就是朱敬伦和张千山俩人的护卫,都退后好几步。
    张千山更是在闪电落下的瞬间就跳了起来,在他的手下保护下推开好远,这才发现并不是什么危险,而是朱敬伦遭雷劈了。
    遭雷劈他们还真没见过,但是也看到今天这雷电有些古怪,竟然一直往下灌,在朱敬伦站立的地方,跟天上的云层之间连上了一道水桶粗的光索,光索扭曲着,好似一条蟒蛇,带着噼啪的声响,着实吓人,但距离最近的卫士也没感觉到这光索有什么温度。
    至于朱敬伦,完全隐没在光索发出的光亮之中,完全没有影子,一时间即便是认为朱敬伦的安危就是自己前程保证的黑狗和方山俩人都不敢上前,面露惊惧的在一旁站着,脑子里一片空白,完全没法思考。
    他们也实在是难以接受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以及神奇的景象带来的心理震撼,甚至也没人想到如果朱敬伦被雷劈死了,他们该怎么办?只是凭着本能,他们感到了一种发自内心,对这种天威的畏惧感,而且还带有一种神秘的崇敬感,就好像茹毛饮血时代的野人一样,看到这种大自然的天威,不自觉的就想跪下去朝拜。
    院子里的惊慌影响到了乖乖带着红盖头,坐在床边静静等待的新娘子张柔,她听到外面各种尖叫和混乱的跑动声,突然心中有些恐慌起来,她总觉得自己是一个不祥的女人,是一个扫把星。
    所以当两次嫁人失败后,她决定这辈子都不嫁人了,她嫁人等于害人。至于嫁谁,她都不嫁,不止是朱敬伦。
    至于说对朱敬伦,她是有那么一点点不一样的感觉,在短短见过的几面之中,她以女人的细致,总感觉朱敬伦身上有一种他没见到过的感觉,一种咸淡、静谧,一种从容不迫,风轻云淡的感觉,好像世界上就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着急,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为难,仿佛这个世界就是他的一样。
    张柔并不知道,这是一种长期在国际层面下熏陶出来的大视野,一种见惯了国际政治风起云涌,激荡变换的大沉着,自然是这个时代的人身上不可能具有的一种从容淡定,再加上两世为人,那种对历史走向能够清晰把握的自信心,以及一个老官僚身上养成的稳重感。
    这些气质,对女人都有致命的杀伤力。
    时间足足持续了一刻钟之久,天上的云层中聚积的能量,全都被朱敬伦吸收,让整个云层都显得有些有气无力,天上轻轻下起了细密的雨丝。
    然后闪电停了,露出中间一个须发皆张,衣服都往外夸张膨胀的人,好像充了气一般。
    这个人当然是朱敬伦,只是一时之间都没人敢认他,因为他们看到的完全是一个黑乎乎的家伙,脸只有个轮廓,眼鼻口和任何露出来的皮肤,全都碳化成了黑色。
    接着那人身子一歪,倒了下去。
    方山第一个反应过来大喊一声:“大人!”
    接着就扑了上来,结果刚刚触及朱敬伦,手就被一下子弹开,还不住的颤抖,他被朱敬伦身上的静电打麻了,其实是一种条件反射,可不懂的人还感觉自己好像是被弹开的。
    黑狗也反应过来,也要跑过去,却被方山一下子拉住,方山脑子飞快的转动,顿时就对黑狗叫道:
    “且慢,天威难测,切莫靠近!”
    他被打了一下,他说朱敬伦身上存着天威,所以拦着黑狗,但实际上他有更深的考虑,他还不知道朱敬伦是死是活,如果死了,一切干休,他就该隐姓埋名躲避朝廷追捕了,如果活着,他需要有借口掩饰这一切。
    朱敬伦身上发生的神秘事件,让他这个算命先生也打心底里有些惊恐,更不用说普通老百姓了,对于一个造反者来说,如果身上能发生一些神奇的事情,那会凭空增添一股助力。
    比如石人一只眼之类的神迹,可是唯独这种被雷劈的事情,难以掩饰。
    因为在老百姓的看法中,被雷劈就意味着是被上苍惩罚,刚才那些百姓惊恐的逃走前,就有人念叨是老天爷要收反贼,朱敬伦现在在广州城中的身份,可不就是一个反贼吗。
    反贼被雷劈,说明老天爷不认他。
    如果被雷劈算是朱敬伦的石人一只眼,那么这只眼显然是一只瞎眼,弄不好起反作用。
    所以这件事一定要遮掩过去。
    黑狗愣了愣,眼神中露出惊恐,但深吸一口气还是大踏步上前,试图把朱敬伦扶起来,这时候是展现他忠勇的时候,怎么能被吓到呢。
    但他同样被静电打的麻了一下,甚至能看到有电火花打在他的黑手上,这回不敢不信,站起来跟方山一样站在旁边,不知所措。
    这时候身后堂屋中冲出来一个凤冠霞帔的女子,头上的红盖头早就摘掉了,看到朱敬伦躺在地上,傻愣了一下,接着就不顾一切的跑过来,脸上的泪珠儿滚落成一条线。
    张柔扑向朱敬伦,方山喊了声夫人且慢,但人家已经爬在了朱敬伦身上。
    离奇的事情发生了,她没有被电击,没有被弹开。
    ————————————
    咱又要装神弄鬼一把了。看过的历史总有各种神神鬼鬼的在里面,这本就是历史的一部分,我觉得很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