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婆娑门 > 正文 第二百四十五章 生日愿望
    “允命,今年你会许什么愿望呢?”
    “秘密哦,你呢,允宰。”
    “不告诉你,我的也是秘密喽。”
    “切,小气鬼!哦—,我知道啦,嘻嘻嘻嘻嘻”
    我朝允宰做了个鬼脸,飞快的溜到端粟饼进屋的麻衣身后,轻轻一推,将麻衣推到允宰的身上,弄得两个人立刻脸碰脸,红粉一片。
    “允宰,你的愿望来了哦,嘻嘻嘻嘻嘻嘻”
    趁着允宰还和麻衣脸红的对望着,我拿起一块粟饼就快速跑出了屋子,嘻嘻,才不要让你追上来呢,要不然我可就完蛋了啦。
    嘿嘿,允宰呀允宰,谁让你这个家伙老是拿火烈糗我,看看嘛,我现在可是有麻衣来“报复”你啦,让你也尝尝被糗的滋味耶。
    月光下的林子静谧美丽,我眺望着远处队伍搭建的帐篷,独自漫步在湖畔旁。
    “时间好快哦,允命,你都十六岁了哦。”
    我瞧见湖畔旁的一块青石突起,便懒散的坐到上面,信手将鞋袜脱去,露出一对洁白小足,轻轻探到清澈皓玉的湖面之上,刚一触碰,便荡起阵阵涟漪。
    “好清凉的湖水哦,你,在看我吗?”
    我见湖里有一个女孩子正在凝望着我,便朝她微微一笑,立刻,那女孩儿也向我薄唇微启,笑意荡出。
    好一双明净的眼眸,灿若繁星,亮若玉翡,隐隐浮动着股股灵动的气息,微一晃动,似是涟漪阵阵,引得人不忍挪开视线。
    这女孩儿生的并不十分标致,鹅蛋小脸,桃面粉颊,身材纤瘦,看似与寻常女孩子并无二样,可若是看到她的那对空灵眼眸,便会有种独特的感觉瞬间从心底升起。
    我朝湖里的女孩子做了个鬼脸,湖里的女孩子也立刻对我做了个鬼脸,我吐了吐舌头,她呢,也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允命哦,你呀你呀,好像变胖了耶,都怪你太贪吃了哦,这可不好,要是再见到怨允,他会不认识你了啦。”
    我气嘟嘟的捏了捏粉扑扑的脸颊,瞬间,湖里的女孩子也气嘟嘟的捏了捏自己的脸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噗嗤一声,开心的笑声从我的唇齿间发出,湖水里映照的星辰似乎也被我感染般,轻轻的颤动起来,波光粼粼,很是美丽。
    “允命哦,你十六岁了耶,要许什么愿望呢。”
    我呢喃自语,对头沉思,不时望望星光璀璨的夜空,又不时望望波光荡漾的湖面,虽然满心想着许下些其它愿望,可终究最后还是双手紧握的,许下了每年都会许的那个愿望。
    “怨允,你要照顾好自己哦,要早点儿来找我啦。”
    我睁开眼眸,对湖里的女孩子灿然一笑,转身站起的一瞬间被一堵墙挡住了去路。
    “咦?怎么多了堵墙呢?”
    我抬眼一看,正巧望进一对赤色的眼眸中。
    “火......火烈,你怎么在这里啊?”
    火烈这个家伙是要帅死人不偿命吗,一天比一天帅的过分,此刻他正傲慢的站在我的面前,赤色的眼眸里闪烁出火焰般的光泽。
    风起,火烈的浓发随风飞扬,很是不羁放荡,如同他的性格一般,桀骜不羁。
    这个男人赤裸的上身遍布疤痕,显示出他无与伦比的男性气息,再往上看的那张脸,更是男性气息爆表,简直是迷死人到极点。
    只是,火烈,你知道吗,虽然你很帅,很迷人,可是,我对你没有那种感觉哦。
    我蹲下身子,小心的将鞋袜穿好,努力避免接触到火烈炽热的目光,唉,真是的,火烈这个家伙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每次看我的样子都好古怪,让我很是窘迫。
    “你很喜欢他吗?”
    “嗯?”
    “怨允。”
    “你......你听到了?”
    我很是害羞的低垂着脑袋,好难为情哦,火烈,你真是的,难道不知道女孩儿家的心事不可以偷听吗。
    “你这个人类听着,有一天我见到那个叫怨允的男人,一定会宰了他!”
    “不行!”
    我惊讶的抬起脑袋看向火烈,被他的话吓住。
    不行,谁都不可以杀怨允,谁都不可以。
    “哼!”
    还不等我再想要对火烈说什么,他就一仰头,傲然的转身离开,只留下颀长的身影一步步远去。
    “火烈,如果你敢伤害怨允,我”
    “你会怎么样?”
    突然之间,这个火一样的男人转过身子,灼然的望着我,赤色的眼睛里迸射出火焰,似乎想要将我燃烧的尸骨无存般。
    “火烈,你知道,我是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谁都不可以!”
    我对视着火烈,一字一句的冷冽吐出心底的秘密。
    谁都不可以伤害怨允,谁都不可以,哪怕是你火烈,我的好朋友,也绝不可以!
    沉默,瞬间周围的一切都陷入到沉默中。
    夜风从我和火烈的身上吹过,虽然夏季的风带有暑气,可是,此刻,我却觉得这些风冰凉如雪。
    “那你就等着吧!”
    说完,火烈就头也不回的离开我的视线,我望着他决然离去的身影,心里在担心之外还有一丝愧疚。
    这五年的时间里,我和九叔跟大家一起并肩作战,从一个不堪一击的零散难民队伍,发展到现在可以匹敌国王军队的队伍,期间遇到过太多的困难和战役,每一次,火烈都冲到最前面,每一次,他都奋不顾身的挡在我面前。
    虽然大家每次起哄我和火烈的时候,我都极力反驳,但我知道,火烈对我的感情不一般,也因此,我很是感激他。
    可是,火烈,你知道吗,我很谢谢你是我的朋友,可是怨允,才是我最爱的人。
    “唉—”
    轻微的叹息声从我的喉咙间发出,我失落的坐回到青石上,望着湖水里同样唉声叹气的女孩子,很是无可奈何。
    “怨允,你在哪里,快出来啊!恶神老爹,我不是你的孩子吗,那就拜托你把怨允送来给我!”
    我大声向湖面喊叫,闭眼的一刹那,很期待再次睁开的时候,会看到那个英气的少年现身。
    可惜,最后看到的还是静谧而又空荡的林子。
    “唉—”
    长长的叹息声,又一次从我的唇齿间无奈发出,我不知道,这个时候我心心念念的那个人,会不会也在思念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