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练气飞仙 > 正文 第三百九十章 目光剑诀
    司马剑家还有六天时间便会开始,这六天是翻阅生僻剑诀的最后时间,司马剑家上如果被难住也不会有什么损失,只是在未来一段时间见面会被嘲讽罢了。
    生僻的剑诀也被称为奇门剑诀,多数属于稀奇古怪、乱七八糟的剑诀。
    大致有几个分类,为身剑诀、器剑诀、古剑诀。
    身剑诀的含义很广,用手使出的剑诀是身剑诀,用目光、毛等等用出的剑诀也是身剑诀。
    器剑诀多数要借助于外物,剑诀设计精巧,需要对应的奇门剑器才能使用。
    古剑诀最奇怪,前人的东西许多都遗失在历史长河,但也有部分东西延存下来,其中就有为数不少的功法,这些功法无一例外的艰难晦涩,同时又古怪至极,没办法理解古人的想法。
    身剑诀杨邺不必担心,有一定修为的修士能够强行炼出一门目剑诀,司马剑家不是比斗,只是聚会、讨论生僻剑诀等等。
    器剑诀依赖精巧的剑器,这一点杨邺要稍微下点心思,剑器种类多如牛毛,没准就被人难住。
    古剑诀则有两面性,古剑诀太乙道收藏了许多,但这只是古剑诀的一半甚至不到一半,司马剑家的古剑诀上,往往会出现两种情形。
    一是什么样的古剑诀太乙道都有,杨邺就能辨认出古剑诀。
    二是司马剑家的古剑诀没有太乙道当中的古剑诀,于是答不出来,这也应该,古剑诀太乙道还未收集到一半,虽然很少现世,但终究会有古剑诀出声。
    只是出现太乙道不认识的古剑诀几率太少,所以久而久之就让人认为没有剑诀可以难倒他。
    杨邺便在山上走走停停,随手翻阅奇门剑诀,一直到了第五天。
    当天晚上,杨邺下山。
    第五天过去再过一天司马剑家才会开始,于是杨邺并不急,度十分缓慢地在第六天早上到了东来城附近,明天早上就是司马剑家。
    东来城正中是东来王朝的皇宫,南部一角快挨着城墙的地方,便是秘剑府入口。
    想入秘剑府,最少要能够飞行,因为入口挨着城墙,秘剑府城墙一角围住,想到入口只能飞进去。
    或者也能够从秘剑府后门也就是普通百姓所认为的前门进入,不过鲜少有人会涉足秘剑府,大概只有两三心慕修士的人才会到秘剑府中窥探一二。
    秘剑府善于隐匿,府门也在地底,府上自然看不到,要进地底才能看到。
    不过司马剑家没有让他人钻到地底的说法,秘剑府的入口这时候又成了后门,前门则在屋顶上。
    从屋顶上落下,就到了司马剑家的地方。
    这个时候如果有普通百姓进入秘剑府是能够看到修士的,倘若他有灵根,就会有福缘,大概会被到来的人收做弟子门人。
    司马剑家每次出的邀请不过百人,有的修士实在抽不开身来不了,除此之外几乎所有人都会到。
    第六天距离开始只有一天时间,金丹修士、元婴修士自然早早便到,届时如若赶路到来,可能会在司马剑家中吃亏。
    司马剑家这个小型聚会,一看奇门剑诀,二看智慧,三看临阵变通。
    杨邺来是顶替赛天风的位置,以往赛天风也不露出真面目,都是以化名赛先生出现,杨邺也不会露出真名,以化名杨康出现。
    从屋顶跃下后,杨邺到了主座,霎时空荡的房间内,所有修士的目光聚集到他身上。
    有年轻剑修,手上剑意流转,有中年剑修,不怒自威,有老迈剑修,不时低眉。
    司马剑家当中有主座也有副座,主座是分神,副座是元婴,金丹修士没得座位,合体修士自坐尊位。
    主座现在有四,不过只在第三座上有人,正是杨邺。
    主座的材质胜过副座一筹,主座用乌紫灵檀,抚之纹路细腻,却不至于细的过分,恰到好处的细腻。
    杨邺坐的这个,则是四座椅子当中最好的那把。
    副座用乌灵檀木,纹路粗矿又雅致,该粗矿的粗矿,该雅致的雅致,只是缺少了一股灵性才落于下乘。
    主座现有四座,副座在主座两边,每边有两列,共是四十座。
    主座、副座中间的空地,留给剑诀。
    秘剑府的房子材料比较特殊,杨邺一开始也没分辨出来,非是秦州的木材,其他部州的木材也不能全知,但过了片刻后杨邺看出是何种木材。
    吴州霜木。
    吴州现在被许多修士称为魔陲,口口相传极为可怕,真正走上一遭假使遇到过危险,出来后也避而不言。
    魔陲外魔的进攻往往一波连一波,除非连杀数只外魔,否则会被外魔一直盯着。
    吴州霜木,其他部州现在很少见到,霜木来自黑狱前的丛林,迄今为止几乎所有霜木都腐朽或者烂掉,很少能见到保存五万年的霜木。
    霜木为寒木,摸起来是冰的,有此原因,一根千年的霜木就能保存万年,五千年的霜木就能保存五万年,但通常不会到极限,因为保养霜木需要温度偏低,温度偏低却不适合生存,纵然修士不惧寒冷,却也不习惯在这种地方修行。
    本来修士就跟铁块一样,这下子来一块冰,太合适了。
    秘剑府的霜木自然有五万年,因为五万年前外魔入侵,在那之后就没有产出霜木。
    秘剑府的这根霜木,来路大概有些不清不楚,根据记载七千年前中州皇朝遗失了一根五千年的霜木,那时秘剑府刚刚出现。
    这时,房子中的修士认出了杨邺,杨康。
    “杀掉鲍鲁哀的杨前辈!”副座一名元婴修士不禁呼出声,他的消息灵通,昨夜刚刚生的事情,现在就传到了他这里。
    说起鲍鲁哀,在场修士有九成认得,鲍鲁哀是修士集市东河十三县其中一县的主人,修为平平,却有个姐姐鲍音琴,因而无恶不作。
    那一县的修士,几乎成为了鲍鲁哀的私人物品,但因为鲍鲁哀的姐姐鲍音琴,许多修士都不会跟他对上。
    女修鲍音琴的修为高深莫测,在分神期修士当中几乎无人敢惹,曾经许多人都说鲍音琴有很大机会突破到合体期,但就是没突破。
    这个说法大概持续了五百年,当千年一过,当代的光芒全都会被下一代修士盖住。
    女修鲍音琴如今算来应该有一千四百岁,两百多岁成就分神,却在分神期局限一千两百年。
    鲍鲁哀则是鲍音琴在两百年前突然现的弟弟,不知道是真弟弟还是假弟弟。
    南部距离中部将近万里,一夜时间消息跨越万里,从酉时起到辰时,共计七个时辰,每个时辰要走一千四百多里。
    这名元婴修士是一流门派信流门的修士,信流门顾名思义,以书信间的流通为主,用其来经商,是修士门派中的另类。
    不过另类很强,一夜就知道了万里之外的消息。
    信流门的修士通常有极好的信誉,最明显的地方就是这位信流门修士说的话其他人尽管不怎么相信,但也不会反驳。
    于是,鲍鲁哀可能真的死了。
    就是眼前这位杨前辈杀掉的。
    谁说修士不八卦,对于他们感兴趣的事情能够刨根问底,不过当着杨前辈的面问这件事终究不好,于是有人把那位信流门修士带了出去。
    瞬间,本来有六十位修士的房子,只剩下了三十人。
    信流门一众修士讨论,杨邺也不怎么在意,这次是顺手为之,出来总要有一定的名声,不然报出名号没人知道,那就惨了,可能会被阴,虽然阴不到,但也丢面子。
    “知道吗,杨邺被阴了!”
    为了防止这样的话出现,纵然是化名,也要好好经营。
    “尊天剑派易恒,混洞宗沈法。”杨邺当然一眼看出这两人的伪装,而且两人为了更好的掩饰自己,方才还跟着那些修士出去询问。
    以顶级大派的手段,这件事刚生三个时辰,只要在秦州的门派分神修士,不论在何处只要能通信,就应该知道了事情。
    分神修士互相都有感应,大概是瞒不过彼此的,不过隐藏身份就是为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因此无人会去揭穿,假若揭穿后尊天剑派或者混洞宗名声受损,难保两个门派不会有人下阴手。
    司马剑家也不是闹事的地方,都在东来王的脚下,谁敢闹事第一个杀了。
    并且东来王还对此事有一定的关注,在秘剑府的范围内,法力能够不受影响,这样做也有好处,没准下次还在东来城举行,如果形成定例,那么举办司马剑家的资格很可能会落到东来王朝手上。
    东来王朝很难争取到司马剑家的资格,换句话说东来王朝也不会太在意一个司马剑家,提供一定方便只是举手之劳,毕竟秘剑府跟东来王朝有说不清的关系。
    秘剑府倒是很容易就争取到了司马剑家的资格,纵然知道秘剑府跟东来王朝有说不清的关系,但这次还是能够争取到司马剑家的举行资格。
    下次就不一定了,并且下次司马剑家很可能会在十年后举行,过几年会有许多事情,没人想因小失大。
    讨论杨前辈斩杀鲍鲁哀的修士6续回来,回来的时候眼中冒着星星,一副仰慕到极致的情形。
    斩杀鲍鲁哀是勇,挑战鲍音琴是气节,有勇有气节,他们当然敬仰。
    尊天剑派的易恒跟混洞宗沈无法回来之时隐蔽的施了一礼,虽然杨康没说话,但很显然已经现了他们。
    尊天剑派跟杨康算是半个自己人,因为杨康是中州明王府的客卿,也是仅有的地位最高的客卿,易恒的叔叔王定还说过这个深不可测,碰到最好客气一些。
    于是尊天剑派的易恒见到杨康,也就是杨邺,先不说别的,一个后辈礼节少不了的。
    混洞宗沈无法更是少不了一个礼节,混洞宗太上长老卫光霄跟韩进素有嫌隙,前些日子虽说和解,但其实也是老样子,只是表面和解,真正有机会双方都会下黑手。
    自然,杨康是明王客卿,于是沈无法一个礼节少不了,越是对手越要注重这些。
    这是礼节上的问题,杨邺的化名杨康现在有了明王府的标签,自然不能到处结怨,要以结缘为主。
    于是杨邺拱手,回了一礼。
    易恒跟沈无法心里一惊,但却现自己惊错了,杨康的方向不对,是在他们的后方。
    秘剑府府主,沈度。
    秘剑府名声不显,所有的门派都不会想自己暴露在别人目光当中,这一点秘剑府又算做得最好的那一类。
    易恒跟沈无法来之前,门派的前辈就交代过,沈度的招式极强,不要跟沈度对招。
    这一点易恒自然相信,沈无法虽然不信,因为沈度的信息实在太少没办法让他相信,不过是太上长老卫光霄的话,沈度不信也要信,最少不会试着挑衅。
    沈度受杨邺的一礼心安理得,杨康代表赛天风来,自然也就知道他的招式分神期之间几乎没有对手,赛天风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当然这种话沈度不会说出来的,而且沈度也不会说小看别人,他的招式分神间没有对手,但碰到一个不讲招式只讲杀伤力的人,就没辙了。
    虽然暂时没有那样的人,但沈度也不会太过骄傲,他知道如何把握自负的节奏。
    “杨道友。”沈度弯身一揖,鹤羽飘扬,人已到了主座。
    沈度也没忘记向易恒、沈无法施礼,坐下之时,鹤羽挡住他人视线时,略一点头,算作问候。
    易恒跟沈度回礼,杨邺也在这时回礼。
    司马剑家明日才会开始,但有贵客来身为主人的沈度自然不会躲着,出来见个面套个近乎也是好的。
    不过沈度却现,这位杨修士有些不羁。
    杨邺倒头就睡,不管他们说什么,明天之前是不会醒了。
    沈度并不介意,修士太多,什么样的修士都有,嗜睡的修士不少,没必要大惊小怪。
    沈度便提前讲到了明日司马剑家的顺序,最开始是身剑诀。
    目光剑诀。
    目光剑诀只有一点,目光如剑,练到高深能炼成一双剑目,双目如剑,刺出的目光便等同于剑。
    目光剑诀更多的是威慑对方,也不乏练目光剑气的剑修,只是通常作用不大,如果瞎练还可能废掉自己的眼睛,因此目光剑诀为身剑诀最为玄妙的一种,威力却不大。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