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凤本天成 > 正文 第一百九十六章 雪妃
    椒房殿门前,御风努力了几个钟头才强行让自己清醒过来。他懊悔不已。百般警惕还是让南月给逃了。
    好一场李代桃僵。他没有低估南月的功力,却还是疏忽了她的计谋。
    那根从窗纸伸出的草茎,里面定是加了阻塞气血流通的药材。
    可是,如果南月已经离开了椒房殿,里面的人会是谁。
    御风轻微运功调整了一下气息,决意不可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踢开了寝殿的门。
    里面的景象让他觉得人生又丰富了一层。
    完颜旻衣衫不整地斜卧在皇后寝殿那张雕花大床之上,雪白色的中衣如云流淌。周身的气息看起来似慵懒不羁,内里确是清醒而骇人的冷意。
    御风有些羞涩地将脸别过一个角度。
    确切地说,他是有些羞耻地转过脸去。
    但长期为完颜旻效力的敏锐还是让他本能地多看了一眼。
    完颜旻旁边熟睡一名女子,断断不是南月。
    ****的属下顿时忘记了羞耻,他一膝落地行了最严肃的请罪礼。
    “主子,御风该死,未能看管好皇后娘娘。”
    完颜旻脸上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多余的表情。
    “着颜如玉传朕旨意,相府嫡女南清雪甚得朕心,择日册封为雪妃,为中宫之外各妃嫔之首。”
    “皇上!”
    御风震惊之下叫错了称呼。
    他极少称完颜旻皇上。他知道他并不喜欢这个称呼。
    完颜旻却在片刻之间裹上了那件素日里的黑色宽袍,衣着严整地站到御风面前。
    “父皇曾为母后清六宫,后宫暂无其他宫舍,皇后与雪妃既然姐妹情深,不如就让雪妃暂居椒房殿。命宫人们好生照料。”
    说完,踪影不见。
    “主子……属下遵命!”
    南月在钟王府待了一宿的事不知如何沸沸扬扬地传到宫里。御风看到完颜旻得知此事的时候脸色青了一青。
    而南月得知宫里如何多出个雪妃后脸色白了一白。
    两人都只是浅浅的反应。
    “如果长姐喜欢,椒房殿就让给她去住吧。”南月站到了椒房殿门口,从宫人们口中得知消息时,再也不打算进去。
    她永远都不会再进去。
    “皇后娘娘,主子命您去盛轩宫一趟。”
    御风在狭长的宫巷里截住了魂不守舍的南月。
    南月笑了一下,都用了命字了,那便去见一见吧,见最后一面也好。等见完了,她便要彻底地离宫去。
    “罪女南月,见过皇上。”
    完颜旻正孤绝地立在窗边,听到这声音猛地一回头,见到一张清绝的小脸。
    她脸色煞白,身上换上的是钟府女眷的服装。
    “昨夜在钟府,休息得可好。”
    “尚可,虽不比皇上春宵一度,却难得好眠。”
    “落儿可是照料地无微不至。”
    “皇上,若臣女有罪,请皇上明示,也好让我早些承担;若臣女无罪,请放我离宫。”
    “你休想!”完颜旻听到离宫二字之后眼睛几乎是本能地靠近卡住了南月的脖子。
    她吃痛轻哼了一声,竟头晕目眩地向后倒去。
    完颜旻伸手撑住她,一时有些慌。不知是为眼前人突然倒下的身体还是为她刚才那句话。
    她要离宫。
    这时宫外忽然传来钟落的声音。
    “御风,你让我进去,我要见皇兄。”
    完颜旻一只手扶住南月,一边冲殿外命令道:“御风,让他进来。”
    钟落急不可遏地冲进来就是一跪:“皇兄,不管月丫头犯了什么错,她昨日在雨中淋了一夜高烧不止,请皇兄以人命为重,免得让自己后悔莫及。”
    完颜旻心下警醒,察觉到南月身子果然烫得骇人。
    “臣弟不知道皇宫在传些什么,但我和月丫头清清白白,皇兄大可不必多疑。昨日那么大的雨,她一个人去了练兵场,就在她昏睡的时候也是一直念叨着要找皇兄来解释。可是皇兄彼时在哪里……”
    “落儿对皇后可真是事无巨细。”完颜旻深邃地看了钟落一眼。
    “我只问你,雪妃的事是不是真的?”钟落目光里有火,用的是一种质问的语气。
    “朕亲自册封,无假。”
    “很好,我大概永远也比不上皇兄。因为我永远都做不到皇兄这样的无情和决断。”
    小郡王情绪很激动,他怒视着自己一向敬仰的兄长,吼道:“册封雪妃,你这样做要将月丫头置于何地?”
    “你倒是先问问她和南相要将朕置于何地。朕被她蒙在鼓里,几个月之久。朕的皇后,果真厉害。”
    “月丫头说的没错,你果然,从来都没有相信过她。”
    完颜旻仰起头,用那种游离于天地之外的眼神说道:“朕信不信她,始终与你无关。她的病,朕来治;她的罪,朕来治。”
    “她死不了,你可以回去了。”
    “皇兄,钟落始终敬让皇兄。但皇兄如果不愿意守护手中的珍宝,钟落来守。”
    “臣弟告辞,还请皇兄保证月丫头安然无恙。”
    完颜旻没有再说什么,把南月平放到了床上,试她脉息。
    南月的额头极烫,与完颜旻冰凉手指的温度形成极大反差。
    完颜旻只好下意识地从南月背后运功输入一些真气好使她恢复。但他的脑子里,是不太清楚该拿她怎么办的。
    昨夜他确实是情绪失控,却没想到椒房殿里的人会是南清雪。不过,既然两个都是南家的女儿,那就都要付出代价。顺水推舟立南清雪为妃,也刚好算是对南月的惩罚。
    在完颜旻看来,南月无论如何都要为验亲的结果付出一些什么。那女人那样严重的欺骗,已经足以威胁到整个北冥的安危。故而,她所要承受的,才刚刚开始。
    可是完颜旻到底忽视了,自己对南月的怒意,绝大部分并非建立在她和南傲天的血缘关系对北冥安危的威胁之上,而是建立在他自己内心深处难以启齿的不平衡上。
    他自小练就的习惯是对形势的洞若观火,对人心的了如指掌,对大局的运筹帷幄,以及对自己思路的一清二楚。
    可是南月,将他蒙在鼓里几个月之久……并差些让他放纵了,那些不该放纵的感情。